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从未有过的刺激

    吕涛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心中直骂。Ζuilu.com这叫什么个事情嘛,很不耐烦地回答说:“姐姐呀,我们背包里有呢绒绳,拆下几股不就行了吗?”

    “哈哈……”姐妹俩一听,吕涛说得确实有道理,不由的两人同时笑了起,一个个笑的是前仰后合的。当吕涛抬头看了李雪一眼后,李雪又“扑哧!”地一下子笑了出来。这一下子,又引起了吕涛的连锁反应,她俩又再次躬着身子开心地笑了起来!搞得连吕涛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真是服你们姐妹了。两位公主,麻烦你们一家拿一块蛇肉去烤着吃吧,别在这烦我了,想睡个好觉也不行,”吕涛被姐妹俩气得浑身发抖,刚刚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些许浪漫好心情,给姐妹俩没两下就折腾光了。

    吕涛此刻快气疯了!这两个女人若是他平日里的战友,他真想上去把这些人都痛揍一顿,让他们知道愚蠢是什么样的结局。可是面对着这姐妹俩,吕涛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可奈何。

    姐妹俩笑嘻嘻的拿着蛇肉烤火去了,那股难闻的味道,依旧(www.fqxs.net)弥漫着蛇身的四周。看来这一时半时的自然通风,很难把这些代有腥味的气体完全吹散了。吕涛望姐妹俩的背景,脸上的表情虽然平静,但内心深处却都有着一丝莫名的激动,无奈的他苦笑了一下。弯下腰去继续切着一段段的蛇肉。篝火处,不时的传来了姐妹俩嘻笑声。

    蛇蛋炒好了,没有李雪想象的那么腥。李雪又将10个洗干净的蛇蛋放入锅中,将锅架好后,又从篝火中取出一些燃烧的木棍放至锅下。想着刚才吕涛那副无奈的神(www.shubao.info)态,李雪不由的又笑了起来:“吕涛刚才那表情真是笑死人了,小梅你说,咱们姐妹俩真的那么笨吗?”

    “我才不笨呢,”李梅是禁不住掩嘴颤笑,红晕都弥漫到了耳根上。一股股在极度紧张,又旋即安全轻松后的舒畅感漫延变了李梅的全身。从小到大,在父亲的眼中,在老师的眼中,除了略为孤僻内向一些,都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乖乖好女孩子,从来没有作过半点逾越任何规矩的事情。然而那种过分的规矩和管教,无处发泄内心深处的压抑,渐渐的也是在她心中埋上了一粒过度压抑后的叛逆种子。最后益发孤傲冷僻起来。

    蛇肉烤熟了,烤肉的香味就在空气中飘散开。姐妹俩每人撕了一块蛇肉,吃着烤的流油的蛇肉,那美味的焦香味中带着细嫩的鲜味,李雪大叫着好吃,不顾块的热气直冒,使劲的嚼着嘴中的肉。而李梅已经不会说话了,就知道埋头吃着手中的蛇肉,李雪才吃掉手中蛇肉的三分之一。

    今话,抓起一大块炒蛇蛋就塞进嘴里大口的吃了起来,几口便吃掉了盘中的炒蛇蛋之后,又从篝火中取出一大块烤熟的蛇肉咬了一口,狼吞虎(www.fuguodu.pro)咽地样子,看得姐妹俩心里真是高兴。

    李雪看了一会,就自己吃得慢,不由分说,也加快了吃肉的速度。在一阵激烈的吃肉行动后,吕涛拍着肚子,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的睡袋上,嚷道:“真是好吃啊,不仅烈焰蛇肉好,梅姐的烧烤技术也是一级棒的。真够味,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肉。我的工作完成了,你们姐妹俩负责把剩下的这些蛇肉烘干,我先睡一会。”

    听到吕涛的吩咐,姐妹俩不由的又笑了起来。李梅不知咋的,心头飘飘然的,就想着放纵一下的滋味是什么,眼睛四下瞄着,一时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

    吕涛如此顺手的搭在李雪肩膀上了,李雪也是心中一虚,脸颊顿时又发烫了起来。淡淡的温情,倒是把气消了许多。只是,若是这么就妥协了,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当即,又是寒着脸别到一旁,挣扎道:“行,行,你睡吧。”

    本来疲倦不堪,想早些睡去的吕涛,被李雪逼得喝了一杯土惺味及浓的蛇肉汤后,倒在姐妹俩身后的睡袋上,安静的闭上了眼睛,尽量让自己的梦香甜一点。他一丝不挂的躺在睡袋上,仿佛是在给姐妹俩做榜样,同时也在用身体向姐妹俩诉说着他不会对姐妹俩有什么非分之想。

    翻来覆去无法入睡的吕涛,躺卧在睡袋上点燃了一只烟,抽上一口喷出来的烟雾,简直象是生炉子时冒烟的烟囱,将身旁的李梅呛得一阵咳嗽,她挥着手驱赶烟雾怒(www.shubaojie.com)道:“你难道就不能少抽一点烟吗?这么年轻就养成烟瘾,将来想借就难了。”

    李梅的一句话,吕涛嘴里一口没吐出的烟,差点没把他给呛死!呛得他咳嗽的坐了起来。李梅身上全是优点,唯一的一个小小缺点,就是她不能容忍别人抽烟,每当看见吕涛吸烟时,李梅总要说列宁同志戒烟的事情,列宁同志年轻的时候生活贫困,而且烟瘾同样很大,有一次列宁的妈妈对他说:“亲爱的弗拉基尔米依里奇,你难道就不能少抽一点烟吗?”不愧是伟人的母亲,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她不直接说你能不能不抽烟了?而是说能不能少抽一点?这是多么伟大的一句哲言啊,既温柔善良,又推己从人,不愧是女人中的女人,在被他母亲这样语重心长的说过之后,列宁同志就再也没吸过烟。

    吕涛侧过身来,不奈烦轻轻望向李梅,微微叹息一声道:“你真跟我妈一样,老管着我吸烟。”

    “我要有儿子,我就不让他抽烟,”此时李梅春意正浓,然而此时的思维反而比平常更加敏锐和迅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