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未经过的死亡的人

    后颈的疼痛和体内骨骼的响声越来越清晰。这个时候,吕涛突然意识到什么,必须挺住,化疼痛为力量,狠命的削割大蟒。吕涛的呼吸已经困难到极限,挤压变形的胸腔使肺无法吸入氧气,双眼渐渐模糊发黑,四肢松软了许多,不知不觉昏厥过去。

    “不好,出事了,”李梅猜测的上面的吕涛,从时间上的判断,总感觉着一种不祥之兆,她用颤抖着声音惊叫了一声。

    “快上去,”李雪也感觉着事情的不对,她推了一吧李梅,两人卸下背包,带上武器忙向洞中之山爬去。

    一路上,姐妹俩都是一颗心的为吕涛担忧着,恨不能一步就能爬上顶部,谁也不想说出胡思乱想的话。一百多米的徒坡,对于姐妹俩来说,仿佛是那么的遥远。

    姐妹俩爬坡的速度似乎快于吕涛,这不仅仅是因姐妹俩只是带枪爬坡。而吕涛身背着一百多斤的行李装备,主要是姐妹俩救人心切。

    越往上爬,一些尸骨越多,姐妹俩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吕涛还生死未明。半个多小时后,姐妹俩终于爬上了顶部。信号枪在李雪的手中,接近顶部时,便掏出了信号枪,向上空发射了一颗照明弹。吕涛与姐妹俩上来的位置偏差40多米,但在照明弹的照耀下,姐妹俩已经发现了前方倒在地上的吕涛。

    走近一看,姐妹俩吓坏了,吕涛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身边的大蟒蛇已经死,这么大的一条蛇,对于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人来说,无疑不是一种恐怖。

    大蟒已经死了,姐妹俩用手按住大蟒的下颚,让带着倒钩的小齿从吕涛后颈慢慢拔出,手指沾满黏糊的凝血,这种大蟒是靠蛮力捕杀猎物。酸软的双臂一圈一圈的搬开它缠绕在吕涛身上,已经变得僵硬的蛇躯,姐妹俩总算将吕涛脱出来。

    两人千呼万唤着吕涛。等吕涛醒来的时候,浑身像被千斤的锁链压住,体内如有万只蚂蚁啃咬。幸好没有毒素注射。

    “你没事吧?”的血,凉凉的,腥腥的,姐妹俩的肠胃翻江倒海地抽搐着。她们深吸了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

    吕涛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姐妹俩。艰难地喘息着,因呼吸不畅,他脸色苍白的没有吭声,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点上,然后塞进他嘴里,他贪婪地吸了一口。他的眼前到处都是一片腥红,那红的是流动的血。他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审视着已经死去的大蟒。

    姐妹俩见吕涛还有如此的动作,两人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上。

    黑暗笼罩了这里的一切,蛙鸣声在四下此起彼伏。四周陌生而又寂静,空气中掺杂着芳草的清香,浸人肺腑,吕涛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吕涛终于站了起来。他的额头也因为磕破了皮而流血,满脸血迹的他视线似乎都有些涣散。颤抖的双脚有些站立不稳,如果不是扶着李梅的话,恐怕会立刻倒下吧。

    “吕涛,你受伤了?”李梅不经意间,碰到了吕涛手臂上的血,还是湿的,猜疑着是刚刚流出的血。

    “没事,”手臂一阵钻心疼痛,吕涛这才发现手臂被蛇牙划伤了,血染红了衣服。由于事先盆骨和两肋被蛇缠绕的疼痛席卷全身,使他麻木了自己身上真正的伤口。

    “妈的,上来时,没看到这条该死的蛇,它的速度也太快了,”吕涛烟烧完了,气喘吁吁的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跺步,洞穴里的气温还是相当低的,坐着一动不动,还是比较冷,所以站起来活动活动,另一方面,他这样也变相地跟她们增加压力……

    “还伤到哪了?”李梅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心脏揣揣不安之余,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慌恐感油然而生。

    吕涛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好像胸口上还有,”

    “我看看,这么长一条口子?”李梅惊叫了一声。

    为了减轻吕涛的痛苦。清理伤口之前,李雪让他自己注射了一支“杜冷丁”后。姐妹俩开始为吕涛清理伤口。李梅的身体就像急剧抽搐似的,哆哆嗦嗦一点点的擦洗着吕涛胸口上的伤口。

    “我自己来吧,”吕涛强调顿变,他知道未有经验及未经过的死亡的人,是下不了狠手的。吕涛很是惋惜的在李梅耳边说出了一句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话。李梅那原本还有犯白的脸,先是微微一愕,但迅即变得铁青而可怕。全身上下控制不住的颤抖。这句话,将她彻底的推到了深渊之中,粉碎了她心底刚刚安定下来的自信心。

    清理干净之后,用布巾包扎后的吕涛,感觉到疼痛慢慢减轻了许多。忽然,想看个究竟,用照明弹:“姐,带信号枪了吗?”

    “带了,”李雪将腰间的信号枪取下,递给吕涛。

    吕涛接过抢,向前方打出一颗照明弹。一道刺目的亮光划破黑暗,在照明弹的照耀下,黑暗中的一切呈现在他面前。

    由于照明弹打出后,没多远,便撞击在石壁上落下地面。能够看清阴暗潮湿的黑暗中的一些尸骨,有的躺在石床上,有的躺在地上,有的靠在壁角,不远处居然还有棺椁。

    吕涛似乎又陷入了某种沉思之中,眉头紧锁,意识中正在进行痛苦的挣扎和徘徊。过了片刻,吕涛走上前去朝棺椁看了看,发现是一支空棺椁:“把砍刀拿来。”

    姐妹俩从吕涛的背包上取下砍刀,走过来交于吕涛。吕涛似乎又恢复了往日那种嬉皮笑脸的表情。现在在去追击野人的方向已经失去了意义。对于他说,根本就不清楚野人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茫茫的地下世界竟然会残忍的将这些弱小的生命忘却。万幸的是目前自己并没有出事,也许这也算老着,吕涛举起砍刀,向棺椁砍去,看得出来吕涛还在惧怕隧道中的灵异事件。三人都知这样做法不好,可眼下又无其它办法,也只有将就棺椁的木板生火了。

    篝火的燃起,仿佛给人们带来了自信和勇气,毕竟它也是一种光明。刚刚过去的一场恐怖,似乎已成往事。此时的吕涛,又成了一个没脸没皮的人,嘴里刁着烟,提着散弹枪四处寻找着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