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李雪摸了摸头上的光头,一双美目痴望着李梅又柔声道:“去贝,些什么动听的话,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吕涛只有苦笑,可李雪却好象毫不在意,她的心情不仅丝毫没有因此受到影响,相反却隐隐露出一丝得意,这让吕涛常常不自觉地想入非非。面对着这个惜日里的美女模特儿,吕涛内心里忍受着非人的痛苦,对她的爱意不仅没有减退,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增加着。有时和李雪在一起,吕涛会不自觉地流露出痛苦的神(www.shubao.info)色,这时李雪不仅不安慰他,还常常笑嘻嘻地把脸凑到他面前,故做认真地问他;“吕涛,你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啊?不会是因为我吧?”每当这样的时候,吕涛都忍不住想把她拥进怀里,再次品尝她香舌的滋味,那是多么令人*的感觉啊!可是想到她那病残的身体,吕涛还是以巨大的意志力忍住了。

    吕涛嘴唇微微动了下,却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轻轻地按在了她的*,紧紧捏住。而李雪,也是用她的另外一只手按在了吕涛的手上。“不是吧,你肯定还有心思,听你老是叹气的,是不是紧张害怕?”

    “怕到不怕,有你在,我放心的很,”李雪轻轻而有些痴迷(www.xinbanzhu.com)的身着吕涛那对此刻几乎不经掩饰,深邃,沧桑,无尽哀伤似无垠海洋般的双瞳。

    良久之后,吕涛才缓缓放开了几乎要窒息的李雪。荒漠而迷(www.xinbanzhu.com)茫的眼神(www.shubao.info)中多了暖意:“衣服也不穿过来,小心梅姐笑你花痴。”

    “笑就笑吧,也许我们太需要这样让男人抱了。在你面前,我和妹妹不需要任何*,”说着说着,李雪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落,顺着脸颊,掉落到了吕涛宽厚的胸膛上。渐渐的,渗透了他的内裤。

    吕涛掏出帕子,温柔的擦拭着李雪眼角不住涌现的晶莹泪水。原本那颗坚定如铁的心中,隐隐出现了丝裂缝。李雪的泪水,就好像一场绵绵春雨般,灌溉着他那荒芜苍茫如沙漠的心田。眼神(www.shubao.info)之中,竟是有了些迷(www.xinbanzhu.com)茫和回避。此时的吕涛有时觉得他自己有些傻,有些发笨,也给人一种迟钝的感觉。白送上门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好像对他起不到多大的兴趣。对自己和李雪相处只是一种朦胧的爱怜,并不一种对女性温柔的一种依赖。吕涛心中不忍,抚着她的脸道:“姐,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吕涛伸出双臂,紧紧拥住了李雪的小蛮腰,似是想把她揉进怀中一般。微微俯下身子,粗糙而厚实的嘴唇重重的印上了她潮湿而又柔软的双唇。淡淡的泪水咸味,随着味蕾渐渐地的渗透进了他的心头。李雪那万般的柔情刹那间化作那炽热的火焰,灼烤着李雪那已如万载寒冰般的内心最深,最软弱的地方。正如她自己所想做的,她已经将自己的名字重重的刻在了他心上。

    轻轻扶起身上的李雪,看着她那双动人的大眼睛,忍伸手搂住了吕涛的脖子,热烈地亲了一下吕涛。忽然隐约闻到了一股香味,急问道:“什么味?这么香。”

    “烤肉的香味,”吕涛忙树起鼻子闻了一下,笑道:“我想起来了,昨晚睡觉前,我拿了一块野猪肉,用蒿草包好,外面裹上泥巴,放进了木碳灰里。”

    李雪一听,心头虽然充满了疑惑,但口里确是轻笑了起来:“好吃吗?”

    “好吃,是一个东北人教我的,”吕涛爬出帐篷。来到篝火旁,找了根木棍,从木碳灰里扒出了泥裹的烤肉,慢慢地将其泥土扒开……

    躺在帐篷中的李雪,欣赏着小男人吕涛的每一个动作,美眸之中顿时迸发出闪亮的光芒。心里导告着自己;愿意做他累了后,休憩的游湾。哪怕,哪怕那只是临时的,她也心甘情愿。她也不管吕涛是否会喜欢上自己的妹妹李梅,她都不会和再和她争。你也不准再说她傻,她就情愿做你的傻女人。想到这,李雪嘴角溢上一抹不知道是苦涩,还是幸福的淡淡笑容。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此时的吕涛,也顾不上卫生不卫生的。他将从泥土扒开的肉,用刀子切好,拿进了帐篷里。

    此时的李雪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伸手拿过别有风味的泥包肉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边吃边赞叹道:“嗯,好吃……”

    吕涛张了张嘴,却是没说出话来。只能轻轻搂着李雪的肩头,浓浓的温存让两人的心一片宁静和惬意。

    “吃饭了也不叫我一声,”李梅穿着吊带睡裙走了过来。活像大吸食大烟的大烟鬼,假发没戴,脸上惨白的让全世界的男人看了,心中都会议禁不住一颤。由于没戴假发,又没有穿胸罩,她两个下垂的*胸部,紧紧的贴在半透明睡裙上,清晰的显露出来,垂下**在睡裙下鼓鼓的突起,李梅这样的穿着打扮看的吕涛一下子愣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