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癌症病友

    吕涛的战友赵哥,毕吕涛早复员两年,一个城市,又同在一支部队中复役。Ζuilu.***在准时的约定时间里赵哥推开了吕涛早已定好的包厢后,华丽的凡尔赛大吊灯柔和而辉煌的暖色光芒,将整个餐厅内映得温馨而浪漫。踩在柔软的伊斯坦布尔地毯上,轻飘飘的舒适感传递到了心坎中。

    赵哥一进门,便忍不住的问了起来:“吕涛,出什么事了,用不用兄弟帮忙。”

    “不用了,”吕涛语气尽量平静,抬头淡然一笑。极度用力控制下,就连脖子上隐忍不发的肌肉。也条条迸发而出。

    赵哥很勉强的听完了吕涛这句话,嘴角开始抽搐了起来:“这是国产05式5.8毫米轻型微声冲锋枪,子弹五百发。”

    “我没钱给你,”吕涛拿起桌上的烟,递给一支赵哥,自己也点上了一支烟,重重地吸上了一口。

    “我可是正经八百的生意人,”赵哥被吕涛的异样惊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兄弟间说钱就不亲热了,你的脸色很难看。到底出什么事了,要这么多子弹?”

    吕涛也不解释,拿出了医院的化验单,递给了赵哥,赵哥并是那黑道上的人物,吕涛当然知道一支冲锋枪,外加五百发子弹,放在谁身上,谁也要问一下这五百发子弹的用途,对于一个特种兵来说,这五百发子弹至少可以解决三百条人命。

    “癌症晚期?”赵哥接过化验单看了一眼,条条青筋爆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不断从身上用处,脸色一阵惨白,眼泪水险些没落下来。赵哥深深呼吸了两次,将手放在嘴上,尽量让自己情绪稳定。顿了一下后,才缓缓道:“兄弟,这……”

    “只有60不出的冷漠。令人一听之下,心神(www.shubao.info)冷颤不已。

    “你以为你是谁?”赵哥一开始的脸色还有些疑惑,越是听下去,一张脸越是铁青起来,冲着吕涛大声五气道:“我这不是为你好吗?王贵一行五人去了清一色的进口武器装备,五人全是特种兵出身。其中有一个号称水鬼的海军特种兵,24小时留在水中没问题。王贵什么人,也是咱特种兵出身,比咱们大10多数,也比咱们多当了10年兵,那是曾经在云南一个武警中队,当过中队长,正连级老兵,什么没见过……”

    “我也没打算活着出来,”吕涛语调之中,没有了之前的颤音。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冷漠。令人一听之下,心神(www.shubao.info)冷颤不已。

    赵哥心脏一紧,心中轻叹了一声,各种各样纷乱的情绪,不断冲击着他,他实在不想吕涛能有如此的结局:“这一百万给你,你就不能换个活法?”

    吕涛神(www.shubao.info)态清冷的扫了赵哥一眼,整出了副一本正经威严的模样,但是眼睛的深处,却有些忧虑……

    赵哥呼吸越来越沉重,似乎内心之中,在做着反复挣扎无奈的样子,轻叹一声识:“真***木头脑袋……”

    “赵哥,你说人走茶会凉吗?”吕涛心中忍不住洋溢起一丝悲哀,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后悔。压抑,到逐渐的松弛,甚至还笑了几次。

    赵哥强自镇定了露出了个尴尬的笑容。也没往深处想。语气比较平静道:“别说那些没用的话,我去你家给你父母当儿子。”

    吕涛站起身来,伸手拿过皮包,若无其事的将一口烟缓缓喷出来,嘴角一抹淡然笑容:“我没说的了,我走了。”香烟弥漫着烟雾,缭过那对深邃的双瞳。仿佛是在替他遮掩眼神(www.shubao.info)中的些许意味。

    “等等,”赵哥也站起身来,将一纸包从公文包中取出,交于吕涛:“这里有10万现金,路上买点用的……”

    市医院肿瘤的一间病房里,两个女人李雪、李梅各占一床,她们年纪大概在二十六七岁左右,因为长得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双胞胎,她又个头很高,因为穿着短睡衣裤,所以吕涛能看到她们的腿很白,白得像没有血色一般。女孩留着一头披肩发,脸蛋儿有点像电影明星章子怡,不过她的眼睛很大,有点像《射雕英雄传》中梅超风的眼睛,更令人恐怖的是,她的胸部很难看,把衣服撑得像是短了一截。

    每个人都不希望来到这里,可这种命运并非是自己所能决定的。吕涛入院三,两人瘦的都一个样。有人说双胞胎之间,惹病死一个,另外一个的日子也不会太长,看样子这话不假。他们每天上午都要输液,而那液体瓶子上就用一种厚厚的东西包裹着,他知道那就是化疗。至于两个女人得的什么癌?还能活多久,吕涛并不知道。他所知道就是一个小护士在无意之间,透露出这双胞胎姐妹曾是获得过模特大赛亚军的得主。

    吕涛高高个子的,肩膀很宽,但往下便渐渐瘦削,脚上是铮亮的皮靴。他一身纯黑的衣服,一件漂亮的黑衬衫和一条笔挺的直罩脚背的黑牛仔裤,修饰得像个花花公子,很配他的体态和面容。看他那神(www.shubao.info)气,他显得非常自负,给人以讨厌的傲慢无礼的感觉,而且他凝望思嘉时那双放肆的眼睛有一种不怀好意的神(www.shubao.info)色,直到李梅终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而向他望去为止。

    “进来坐吧,”靠在门口病床的女人叫李梅,李梅怔了怔,缓过神(www.shubao.info)来便热情地邀请着门口看似男孩的吕涛。住院这后半个月来,姐妹俩很少能看到有男同事或男人进来了。

    “姐姐们也癌症?”吕涛将眼神(www.shubao.info)在周围扫了一圈,轻咳了两声,好整以暇的看着李梅。

    李梅没有回答,只是脸上的阵阵潮红,她看了一眼眼前这位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吕涛,吕涛笑眯眯的样子,李梅却认为他是在装模作样。

    良久之后,随着吕涛一声低沉的闷哼,嘴角浮上了一抹难以言语的味道:“我是去年才从部队上转业回来的,刚工作才五个月,就……”

    “我叫李梅,是公安市局的,这是我双胞胎的姐姐李雪,市文化局的,”李梅微微一笑,同病相怜,不知如何去安慰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年轻人。她缓缓收回眼神(www.shubao.info)自我介绍着。然而,因为长时间的化疗,她的体质开始慢慢下降,面颊早以消瘦,眼眶深陷,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恐惧。

    李雪静静地坐着,向吕涛微微点头后,微侧的头朝着窗子的方向,唇边泛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暗暗沉沉地带一丝讥诮。

    吕涛点点头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再想这件事情,将衣服搭在了肩膀上。忽然风从半开的窗户中拂入,将李梅黑发吹得凌乱。吕涛发现忽然发现李梅的头发有些不对劲,感觉让他的心又狂跳了一下。他努力地镇定了一下自己,但声音有些颤抖:“李梅姐姐,你的头发?”

    “假发,”李梅眨眨眼,很快意思到自己的假发没戴好,她举起一手正了正假发,略带疲倦地看了一眼吕涛:“掉光了,一化疗就掉头发。”李梅毫无保留地向他讲述了化疗中的无奈与烦恼。她知道吕涛也是这里的病人,也会有这埋藏在内心的苦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