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金身罗汉阵

    <script>app2();</script>

    姜衡心中仿佛明悟了什么,突然升起了一种感悟,这一条登山之路就在脚下,就连那八宝功德水也分出一条大道。

    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走上这条路,登上须弥山,就可以成道。

    这种冲动无法形容,是忍不住的就想要去追寻的那种感觉。

    回过神来,姜衡心中明白了些什么,他本就心思通透,在老大圣的几次指点之下,已经明悟了,这所谓绝道之路的本质。

    “所谓佛门大道,无非是一群已经过气的老头子为年轻的至尊制定的一条路而已,之所以是那些老头子为现在的佛子制定大道,无非是因为那些老头子占据了大势而已,而若是走出了自己的路,路之尽头未尝不能是我。”

    这所谓的佛门大道,却也和奇士府中的那些前人传承相差不多,只不过那些已经逝去,或者已经过去的人不干自己的大道就这样落寞,想要选出一个人走上去罢了。

    能走得过自然就是化为资粮成长的养分,而走不过,自然也就继承了他们的大道。

    姜衡迈步向前走去,转眼就度过了八宝功德水池,来到了须弥山脚下的第一座古庙前。

    古庙之中,警钟长鸣。

    当!当!当!

    庄严的钟声之中透露出一股紧张肃杀的氛围,显然他们知道大敌已至。

    这座古庙的门前,没有任何一位僧人,似乎是要请君入瓮。

    姜衡没有停住,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走进了这座古庙的正门之中。

    也就在踏入正门之后,古庙的两座大门被关上,与此同时,这座古庙的院子之中,墙壁之上,站满了拿着木棍的僧人,细数之下,刚好一百零九人之数。

    其中有一八零八人都在化龙秘境,而其中的那个干瘦的老和尚,姜衡有些看不穿他的底细。

    这一刻,这座古庙仿佛真的已经成为了铜墙铁壁浇筑成的牢房,就算是一只鸟儿,恐怕也别想从这古庙中飞出去了。

    对于这座古庙里的僧人来说,姜衡可能也是近千年来唯一个值得他们这么慎重对待的人了。

    以干瘦老和尚为首的数百名僧人,皆是如同禅定一般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那个踏步而来的白衣青年。

    姜衡来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你就是所谓的阻道之人?

    姜衡看着最中间的这个枯槁老僧。

    “小魔头,在我摩柯师叔面前,你竟然还敢如此倨傲无礼,还不快快行礼!“,一旁,一个性情暴躁的年轻和尚怒(www.shubaojie.com)吼道。

    姜衡却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

    “阿弥陀佛,老僧正是。”干瘦的老和尚双手合十,如罗汉垂目低眉般沉静,他问道:“阁下,便是东皇姜衡了吧。

    姜衡道:“是我!你待如何?”

    眼见姜衡亲口承认,其他的和尚似乎都是怒(www.shubaojie.com)火燃上了眉头,对于他们而言,姜衡就是一个魔头。

    那位名叫摩柯的和老和尚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少顷。

    “既然阁下已经亲口承认,那么可有准备好面对我须弥山的降魔手段。”

    姜衡洒然一笑:“婆婆妈妈,要上就一起上吧,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那位摩柯老和尚却面色不变,面色沉静的道:“既然如此,那就有请佛子见识一下我普林寺的罗汉阵吧。”

    话音落下,一百零八位身体精壮的武僧,瞬间就围住了姜衡。

    摩柯老和尚看着被围住的姜衡,脸上露出些许悲悯,不知道是为了姜衡,还是为了那一百零八位的的武僧。

    “喝!”

    一百零八位武僧齐声大喝,声音之浑厚,震的这片院子里的落叶和尘土都在簌簌发颤。

    一百零八道棍影从四面八方扫来,几乎密不透风,带着那令人绝望的密度攻击,在合击之下,甚至出现了一道金色的棍影。

    与此同时,姜衡也出剑了,每一剑都仿佛落进海上的石子一般,不仅翻不起丝毫的波澜,反而会迎来狂涛巨浪般的反扑,罗汉阵身为阵法,自然是有着阵式变化的玄妙的。

    “既然是阵法,那就是给人破的。弱者成群结队,强者总是独行,这应该就是你们要告诉我的道理,既然如此,我亲自用剑送你们上路。”

    姜衡笑声传出,有大道天音响起,武道天眼启动,看穿了这个阵法的虚实,每一座阵法都有一个维持运转的枢纽,而枢纽之所在本就是阵法运转最为薄弱的地点。

    被武道天眼看穿一切之后再无掩盖下的可能性,只能暴露在姜衡最可怕的攻势之下。

    一剑斩出,直刺眉心,一位武僧当场身死,阵法瞬间被破。

    一群化龙秘境的武僧,在一位仙台秘境的高手之前,不是那种绝代的天骄,就只有被大开杀戒的下场。

    刹那之间,院子之中鲜血迸溅,腥味逼人,如今这个佛门重地,赫然变成了修罗地狱,白衣的姜衡仿佛化成了地狱中的修罗一般,肆意的屠杀着在场的佛门子弟。

    阻道之仇,当见生死,当分生死,那些不必要的仁慈,在这个修行界,没有存在的必要,也永远不会存在,便是博爱天下的人皇,在成道路上也是一路血杀。

    星河路迢迢,枯骨路成王,只手遮天荒,血衣大杀四方,这是天骄生来的战场。

    片刻之后,姜衡一袭白衣从古庙中踏出,背后的古庙缓缓关闭了大门,那一个叫摩柯的老和尚终究没有出手,只是在姜衡转身离开之后缓缓念诵佛号,超度亡灵。

    在走出这间古庙之后,姜衡觉得有一些东西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那是一种言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但却让道境似乎有了一丝精进。

    看了看须弥山登山路上的另一座佛庙,姜衡缓缓走了进去。

    ……

    ……

    须弥山外,老大圣立于虚空之中,面色平静了下来,只是眼中的那一抹厌恶,却是如何也抹不去,在他的对面,斗战胜佛和一众老僧静静站立里,佛光蒸腾,蓄势待发。

    “南无八宝金身罗汉菩萨修为越发精进了,若是不曾叛出佛门,我须弥山如今也该有一位准帝至尊了。”

    斗战胜佛身边的一位白眉老僧,看着老大圣微微动容。

    老大圣看着斗战胜佛,眼中有些感慨:“当年那个不可一世,桀骜不驯的猴子,不知道是那位齐天大圣,还是须弥山的斗战胜佛了,看你如今的修为,不过堪堪圣人境界,想来是为了摆脱那群老家伙的束缚,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可惜了当年的那个胖子了,形神俱灭,不得好死,最后化道于紫微星,当时的太阴神女亲自为其送行。”

    “时光飞逝,尽是物是人非。”

    <script>app2();</script>

    (https://om/chapter/861_650080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om。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o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