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千五百七十二章 最后一根稻草

    马局委家相貌上的基因尚可,马颖实被揍了一顿,但是站起身来的时候,还是翩翩公子哥,一看就是高帅富那种。

    “那你的意思是,这个事是杨老三做的?”陈太忠眼睛一眯,淡淡地发问。

    “反正不是我干的,”马老三这家伙毛病很多,但是有的时候,嘴还真紧。

    陈太忠手一伸,拎起桌上的烟灰缸,似笑非笑地发话,“你再说一遍(www.fanwai.org)?”

    “你可以问符流水嘛,”马颖实见他这模样,禁不住倒退一步,也不敢再阴阳怪气了,“昨了,先试用,再谈赞助。”

    陈太忠看一眼畅玉玲,畅区长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这个说法。

    唉,可惜那小太妹现在跑得人影不见,陈书记心里生出一点点遗憾,但是这个事情,他是拖延不得,对方的组合太强大了,他略略松懈一下,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临时工和替死鬼。

    而陈某人明一句谎话,我抽掉你满嘴牙,不信你试一试。”

    马颖实见他如此光棍,直接表示要自由心证了,那也就实话实说,“凌晨四点多,杨老三打电话给我,说叶晓慧跳楼了……我手上有通话记录。”

    “拿过来,”陈太忠一伸手。

    马颖实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纸,递交过来,陈太忠一手接过纸,一手就是一记耳光甩过去,啪地一声脆响,“就是犯贱……还牛皮哄哄地嫌我砸你的铺子?”

    看两眼通话记录,确实是凌晨四点三十二,有首都的手机号给马老三的手机打电话,他想一想,“还有什么,你全说出来……我饶你这一次。”

    “这就没啥了,”马颖实皱着眉头表示,想一想他又补充一句,“杨老三喝了不少酒,那货喝多了,就是个禽兽。”

    “我就喜欢收拾各种禽兽,”陈太忠将那通话记录叠巴一下,揣进口袋,然后抬头看向马颖实,“买青禾的地,是你俩谁的主意?”

    “黄汉祥的孙女婿跟杨老三建议的,准孙女婿,”马颖实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是实话实说,“卢永新……你应该知道。”

    “那算个什么几把玩意儿,艹羊的烂货,”陈太忠总算明白,这一桩恩怨是从何而起了——哥们儿还是太心慈手软了。

    接着他站起身来,“杨老三现在住在哪儿?”

    “早上九点的飞机,飞京城了,”马颖实既然是卖队友了,索性卖个彻底,不服气不行,陈太忠嘴里随便说个典故,他都根本不懂——什么叫艹羊的烂货?

    “我先信你这一次,”陈太忠向外走去,“马老三,我是看你老爹面子上……真要撕破脸,我连你老爸一起搞,我现在就去机场,你最好不要隐瞒我什么。”

    他是真的出离愤怒(www.shubaojie.com)了,因为出现了第三股势力——卢永新!

    这就是他所倚仗的黄家,后院都起火了,他能不恼火吗?

    倒是畅玉玲见状,怕他做事太过,赶紧出声提醒,“老大你不问一问,警察打算怎么处理吗?”

    陈太忠站住脚,白她一眼,冲马颖实一努嘴,“你问马老三,警察会怎么处理?”

    见畅区长看过来,马总的嘴角抽动一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他能说什么?只要后台不倒,有些人是不可能入罪的。

    陈太忠转身离开,跟隋彪连招呼都没打——没这个心情。

    畅玉玲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跟着陈老大走出门之后,她才出声发问,“能不能找杜书记想一想办法?”

    “这不是沾着姓马的吗?”陈太忠很烦躁地回答一句,杜毅可能骨子里想主持公道,但是想一想当年一元钱卖厂的时候,杜省长心里不爽,却也没出声,就可知此人的风格。

    所以就算杜书记不怕杨家,可出事前夕,马局委的三公子也在场,老杜若是真的动手,就太容易让人生出关联想像了。

    现在这个局面,非常诡异,陈太忠真是有劲儿都没地儿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不能坐等——时间拖得越久,对挖掘真相就越不利。

    他坐在奥迪车里,点起一根烟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地抽着,一根烟抽完,他驱车直奔赴机场售票处。

    来到售票处的时候,是下午四点,晚上七点有一趟直飞京城的航班,还有空位——虽然是黄金周,但是五四的时候,飞京城的旅客就少很多。

    畅玉玲表示,自己也要跟着去,陈太忠很不耐烦地表示,现在还是休息期间,你顾好自己就行了——京城那边水深,你玩不起,我也顾不上招呼你。

    “我待在朝田,就一定安全吗?”畅区长幽幽地望着他,“符莞儿都不敢露头……咱们少了最有力的人证。”

    “她露面不露面,真的无关大局,”陈太忠冷笑一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大家都在玩自由心证下的利益交换了,证据神(www.shubao.info)马的——重要吗?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最终化作一叹,“那好吧,一起去。”

    这个下午,陈太忠的心里,真的是要多烦躁有多烦躁,这个烦躁,在换登记牌的时候,到达了顶点,机场的安检拦住了他——这个那啥,您暂时不能登机。

    “小子你……找碴儿,是吗?”陈太忠真得恨不得拎住这货暴打一顿。

    “限制你登机,肯定有限制你登机的原因,”安检淡淡地看着他,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有本事你动手啊。

    “欠揍,”陈太忠现在的心情,哪里受得了这种挑拨?他才要挥拳头,畅玉玲死死地抱住他,“老大,冷静,你冷静……你一向都很讲道理的。”

    “我这个……”陈书记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他想一想,迁怒(www.shubaojie.com)于人实在没啥必要——但是,你丫知道不知道,你的表情很欠揍的?

    畅玉玲把他拖到一边,才走上前问一句,“不能登机,为什么能卖机票给我们?”

    “这我哪儿知道?也许是售票处信息不全,也许是临时有人决定,不许那男的登机,”安检人员待理不待理地回答。

    临时决定……陈太忠听到这话就明白了,他无意跟机场的安检叫真下去,转身离开。

    紧接着,他一个电话打给阴京华,“京华老哥,能帮我查一下……我怎么上不了飞机吗?”

    阴京华犹豫一下,叹口气,“太忠,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等两,行吗?”

    “哎呀,连你都知道了?”陈太忠哼一声。

    “可不是?”阴京华吧嗒一下嘴巴,顿了一顿又发话,“你砸了马飞鸣的铺子……这个圈子能有多大?”

    “那你知道不知道,卢永新在里面起了什么作用?”陈太忠冷冷地发问。

    “什么?”阴京华明显地吓了一大跳,“你说谁,卢永新?”

    “嘿,”陈太忠冷哼一声,“不知道吧?你要是知道,我就寒心了。”

    “这几把小家伙,”难得地,以阴京华这种脾气,嘴里都冒出了脏话,他想一想之后表示,“那个啥,太忠,你安心等一等,总要给你个说法。”

    “你能确保,推出来的不是替罪羊?”陈太忠听说阴总也不知情,心情多少好了一点。

    “那女孩儿据说是自杀,”阴京华苦笑一声。

    “这是他妈的放屁,”陈太忠破口大骂,“真要是自杀,这一帮混蛋怎么都躲起来了?”

    “太忠,你息怒(www.shubaojie.com),息怒(www.shubaojie.com),”阴京华劝他,“给二叔个面子,明年就是三叔的要紧时候了,咱要顾全大局。”

    “我息不了这个怒(www.shubaojie.com)!”陈太忠气呼呼地挂掉电话,抬手狠狠一砸方向盘,“混蛋!”

    “魏了,这让他生出一丝感动,

    下一刻,他颓然摇摇头,“他不会出面……别瞎想了。”

    “你回话呢?”

    “太危险了,我不让你去!”畅玉玲丝毫不退让地看着他,顿一顿之后,她鼓足勇气说,“要不,你带上我一起去。”

    “开什么玩笑,”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下一刻,他的手机响起,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没好气地接起电话,“谁啊?”

    “市局的,”那边慢吞吞地发话,“是北崇陈太忠书记吗?有人来自首,说他醉酒之后,跟叶晓慧发生了性关系,并且亲眼看到她跳楼……你要来看一看吗?”

    “呵呵,”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极为灿烂的笑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