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千五百一十五章 更大的疏忽

    四月二十九号早晨七点半,杜书记一行人吃过早饭之后,启程直奔临云乡油页岩基地。

    到达的时候,就是八点四十了,最近北崇的路好了很多,但是临云乡那里是山路,再好也开不了多快,而且小雨还是时不时地滴答几滴,开快了不安全。

    杜书记到达现场,带着一干人巡视一番,旁边堆有油页岩样品,他戴个塑料手套上去捻一捻,“感觉确实油姓比较大。”

    “是,北崇的油页岩品质相当好,”李强在一边笑着接话,“省里大力支持,中央高瞻远瞩,这个项目才得以顺利立项。”

    顺利吗?杜毅也懒得计较,他没来恒北的时候,据说这个项目就在申报了,这要是叫顺利的话,怎么才叫不顺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八十亿的项目落地北崇,怎么看都是着什么,更多的人是围着杜毅在转,陈太忠心里生出点不忿来,于是跟罗雅平招呼一声,“走,咱们去跟玉玲照个相,不管怎么说,她是筹建处的处长,今对这个项目有一定的话语权,有意思的是,连白凤鸣都捞了一个顾问当。

    罗区长不好驳陈书记的面子,两人走过去,一边一个,搂着畅区长,王媛媛在不远处,打着伞,揿动了照相机的快门,“哈,这是历史的一刻。”

    “历史的一刻在那边呢,”陈太忠从畅区长的肩头拿下右手,冲着杜毅的方向,笑着努一努,“咱们就是自娱自乐,支持玉玲的工作。”

    “我不会让您失望,不会让北崇老百姓失望,”畅玉玲红着脸发话,同时下定决心,今他“老当益壮”,讽刺他年纪大,那他就要狠狠地夸陈太忠——你丫也没住进疗养院。

    至于说恒北不是黄家的地盘,黄老二火气上来,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跟小陈也是好久不见了,”杜毅笑眯眯地回答,其实也是针锋相对——陈太忠可就是我送出黄汉祥,杜毅想让他第一个讲,老黄说我就是过来凑个数,讲话就免了。

    不过大家都没说多少,十点钟整,剪彩仪式开始。

    参与剪彩的,有十个人之多,杜书记和黄总站在最中间,然后是欧省长和科技部的一个司长,再然后是李书记和省科技厅穆厅长,发改委那位,和陈市长角色相同,最角落里,是陈书记和一个分管工业的省委副秘书长。

    剪彩结束之后,杜书记和黄总拎着铁锹,象征姓地往奠基碑上扬两锹土。

    接下来,陈太忠就想放鞭炮,结果杜书记说,咱们去你们这临时办公室,看一看规划吧。

    临时办公室离现场还有一段距离,大家才说要走着过去,不成想不远处传来一阵嗡嗡声,越来越大,转眼就冲着队伍来了。

    “我艹,马蜂,”很多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东西,看到铺继续撒尿,马蜂不干了,扇着翅膀就追了过来,他吓得转头就跑,结果身后不远就是杜毅缓缓走来。

    杜毅搞明白状况之后,也是相当地无语,有心训那秘书两句吧,那位被蛰得更惨,脑袋瓜已经肿了。

    昨的安保?为什么要把树留在这里,马蜂窝也不知道清理一下?”

    “这树是农民自家的遮阴树,我们拆迁的时候,有意避开的,”陈太忠见杜毅被蛰得狠了,也就不跟此人计较,于是耐心地解释,“将来基地搞起来,也存在个绿化问题。”

    “那马蜂窝为什么不清理一下?”这位继续捂着手背,他手上蛰的这一下很疼。

    “谁会知道这儿有马蜂?”陈太忠很恼火地反问一句,这棵树枝叶茂密,马蜂窝藏在里面,真是不好看到,“我们拆房子的时候,马蜂也没反应啊。”

    “马蜂下雨了,他这个伤口,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马蜂刺是否还留在肉里,都说不清的,“去医院吧。”

    黄汉祥拉着一张长脸,看起来煞是不满,不过等杜毅一上车,他一转身扑哧就笑了,“哈,憋得好辛苦,太忠,这是你小子在使坏吧?”

    “黄二伯,咱不带这么冤枉人的,”陈太忠正要走向自己的别克车,听到老黄走过来如此说,就站住了,冲着对方一摊手,皱着眉头,很无奈地低声回答,“树底下撒尿的,不是我啊。”

    “我觉得你小子跑不了,”黄汉祥一边咧着嘴笑,一边轻声发话,“这是你的风格。”

    “我又不是蜂后,真是冤得慌,”陈太忠苦笑着摇头,径自向自己的车走去。

    事实上,黄汉祥的直觉很灵敏,这几个马蜂窝,还真跟陈书记有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