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千四百七十五章 暴走的南宫

    南宫毛毛的睡眠,也是很有弹姓的,他三点半才打完麻将,又招呼客人吃宵夜,四点半才睡着,结果八点多的时候,就接到汇报,说警察打电话来宾馆,好像是去查罗雅平了。

    我艹,南宫登时就坐了起来,这个事儿不大,但却是太忠的事,他不能不闻不问,要知道,太忠最近跟孙姐在合作项目,也是几十个亿的买卖,他不能掉链子。

    而且罗区长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她分管的娃娃鱼,他不能不在乎,交往的时候,他自矜一下,无须给对方太多面子,可坐视对方陷入困境,那不是做事的方法。

    尤其是——他没有叮嘱前台,把罗雅平留在宾馆,若是在他的宾馆,什么警察来了也扯淡。

    这个疏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疏忽导致了不太好的后果,看在太忠眼里,未免是办事不力,所以他穿上衣服,带了几个人就过来了,是求个态度端正。

    警察一看,又来一拨人,也是气势汹汹的,也是有点挠头。

    南宫毛毛不管这些,走上前,一戳带队警察的胸脯,瞪着血红的眼睛,一口京腔发问了,“小家伙,是你要找事?”

    “你别动手动脚的,”警察一抬手,打开他的手,“我处警呢。”

    “处尼玛的逼警,”南宫毛毛一抬手,想也不想就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跟爷呲牙咧嘴,你毛长齐了吗?”

    在大家的印象里,南宫一向不是个暴力的人,在圈子里都是好好先生的形象,打麻将都是别人尽管上,他笑眯眯地旁观,但是真混圈子的就知道,好好先生是混不下去的。

    这警察不管有再多理由,当众打开南宫毛毛的手,这就是不给他面子,而此事说大并不大,了不得就是查清楚了,打了一个副司长,还是农业部的——这能有多大事?

    不大的事情,驳了南宫的面子,他自然要毫不犹豫地出手。

    警察身手不错,身子一歪,躲开了,脸颊被扫了一下,他登时脸就气得通红。

    南宫毛毛还待动手,旁边两个警察上来拦住了,“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好好说个鸡毛,”南宫毛毛冷笑着发话,“罗区长和王主任,昨不配合,为什么一定要带走?”

    “是啊,没有这个道理啊,”祁泰山目瞪口呆了好半句良心话,祁书记对今,自然也就了解了一些事实,眼下听对方如此说,他就要出声了,“我也是干政法委的,前两这个艹着外地口音的,也是政法口上的人,还是去过部里的,他再也顾不得计较自己所受的屈辱了——非常不幸的是,他认为对方说的是警察部,没以为是司法部。

    “谁打了我家良权?”就在此刻,有人大声地嚷嚷,然后就是十几个人走了过来,有男有女,打头的是一个身体臃肿,面庞却还有三分姿色的中年女人。

    “你们闭嘴!”三个警察里唯一的女警察发话了,“正在调查呢,一边站着!”

    那唯一一个两边都没有得罪的警察,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他针对的是祁泰山,“这个政法委同志,你可能不是很知情,李先生和罗女士,昨首都藏龙卧虎(www.fuguodu.pro),就可怕在这里了,随便一个路人甲,都可能有通有个叫瀚海的公司,也要搞油页岩项目。”

    “哼,”黄汉祥一听这公司名,就不屑地哼一声,“他搞他的,咱们搞咱们的,理他呢。”

    “哦,那就好,”陈太忠见老黄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点点头。

    “嗯?”黄汉祥看他一眼,沉吟一下发问,“你这消息从哪儿得来的?”

    小陈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理疗,等理疗完了,不见小家伙打电话过来,他才又回拨了回来——最近首都的事儿比较多,他不想瞎掺乎,想到小陈这里的大事都差不多了,他觉得找点小事做,就当是消磨时光了。

    可是见小陈不解释的样子,他就又有点好奇——想搞油页岩项目的人很有几个,你专门点出瀚海来,是想说什么?

    瀚海公司的底子,黄汉祥很清楚,惦记这项目是很正常的,不过黄某人已经把事情办得七七八八了,哪里还怕这些小屁孩竞争?

    就算惹出点老的,也无所谓,各做各的就行了,全国的油页岩项目也不可能只有一个。

    “这个消息……”这次轮到陈太忠难受了,他仔细想一想,蒙艺确实没有阻止自己把消息传出去的意思,才干笑一声,“他们选的地方,是碧空。”

    “哼,”黄汉祥一听,就气得哼一声,然后才问,“蒙艺怎么跟你说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