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千三百七十二章 谁更傲

    畅玉玲嘴一撇脸一黑,显然是不甚高兴,不过廖大宝是端陈书记饭碗的,倒也不在意她,一转身走了出去。

    紧接着,一阵得得的脚步声传来,廖大宝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身披白色裘皮大氅,个头极高,站在那里,跟廖主任肩膀平齐,加上高高挽起的发髻,看上去比他还高——须知廖大宝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七八左右。

    女人的容貌极为艳丽,身材偏瘦,大约三十开外,可以想像得到,年轻时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美女。

    不过,终究是老了,陈太忠看她一眼,也不说话,倒是对方一边扫视着在场众人,一边笑眯眯地发话,“报告陈书记,商琳奉命赶到。”

    “我好像是让你前,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陈太忠放着副区长都不肯介绍,那就说明那俩书记,肯定都是正职,商局长虽然看不起阳州这种小地方,但是县委书记怎么也是顶级正处,比她这个正处要强出很多去。

    所以她静下心来吃喝,并且谨慎地插话,不多时她就反应过来,原来还有一个副区长在场,心里不由得暗叹,陈太忠果然不含糊,真当得起“顶尖正处”四个字。

    饭毕,巨中华站起身告辞,北郭离北崇较远,他要早走一步。

    巨书记一离开,陈太忠就没有顾忌了,“商局长,前吧,案情严重,我不便透露。”

    “案情严重……这怎么可能?”商琳惊讶地倒吸一口凉气,“一个是我们局机关的人员,一个是区农业局局长,他们能犯什么案子?”

    “等结果出来了,你就知道了,”陈太忠并不理会她的做作,“你最好自我检查一下,不要被他们拉下水。”

    “自我检查,拉下水?”商琳愣了好一阵,然后哈地一声笑了,“陈书记你这个笑话,有点好玩……能把我拉下水的人,真的不多。”

    “为什么这么说?”陈太忠点起一根烟来,笑眯眯地看着她。

    “算了,说这个没意思,”商局长很大气地一摆手,正色发话,“我此次来,是想说明白一点,有什么误会,尽量说开也就是了。”

    “没有误会,你的人该抓,”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哥们儿我让你说话,但不是让你当主角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

    “杨俊吉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在此刻,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却是施淑华发话了,她一脸傲气地发话,“你还是检查一下自己的问题吧。”

    她刚才一直在跟罗雅平、王媛媛和畅玉玲嘀嘀咕咕,也不知道是从谁那儿得到了消息。

    “你哪位啊?”商琳冷笑一声,“这话说得才有意思。”

    “我是朝田斯嘉丽超市的老板,你可以让杨俊吉来刁难我一下,”施淑华不屑地哼一声,“你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

    “原来是施金鹏家的,”商琳愣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杨俊吉当然不会去为难施金鹏,哪怕他是朝田市长,但是她也不怕直呼施金鹏其名,副厅下海,官场上的人脉就断了——党政机关就不跟斯嘉丽打交道。

    “我警告你,别这么没大没小,”施淑华冷冷一笑,她老爸曾经还帮过杨俊吉,但是杨俊吉后来的做法,让老施也有点唏嘘。

    不过,她也不想跟这个女人叫真,“陈书记既然说你有问题,你先自求多福吧。”

    商琳也不想再跟这女人叫真,于是转头看向陈太忠,可怜兮兮地发问,“太忠书记,能不能提个醒?”

    “这老女人,”旁边有人轻声嘀咕,却是畅玉玲看她有点风搔,心中生出了不忿。

    商局长斜睥她一眼,心说我就算年纪大一点,也比你这丑鬼强,看你们北崇的这群歪瓜裂枣吧,也就是罗雅平这个朝田来的,还有几分能看,其他的……王主任也不过是个村姑。

    就在此时,有人敲门,廖大宝过去问两句,然后领进来一个女人,商琳一看就怔住了……这这这,这是跟那谁长得像吧?

    “陈书记,这么晚来,打扰了,”女人艹着口音较重的普通话,柔柔地笑着。

    “无所谓,坐吧,”陈太忠一摆手,连站起来的兴趣都欠奉,“怎么没在房间里呆着?”

    “最近感觉不错,今,过两,阿妮塔也知道他的用意,笑一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可是一旁不明真相的人听到这样的对话,真是生出无限遐想来。

    施淑华先憋不住了,她犹豫一下发问,“你是……花似梦?”

    阿妮塔来北崇,是最近的事,而且很低调,施总不知情是很正常的。

    “这么叫我也行,”阿妮塔笑着点点头,然后她又侧头看一眼廖大宝,“廖主任,现在我去看廖太……方便吗?”

    “来曰方长,”廖主任憨憨地一笑,他可是记得,领导很不满意自己追星的行为,“我现在是给领导服务呢,回头吧。”

    商琳看到这些,直接傻掉了,刚才她还觉得自己才貌无双,认为王媛媛也是个村姑,下一刻,就冒出一个鼎鼎大名的乐坛天后出来。

    当然,要论长相身材,她不怕跟对方相比,而且很有信心取胜,但是要论知名度和影响力,她差了八条街都不止——跟人家相比,她才是村姑。

    而就这么个天后,对陈太忠都恭恭敬敬,就连陈书记的跟班,都得到了莫大的尊重,可偏偏这俩男人,对此不甚感冒。

    不由得,一股浓浓的自卑感,涌上了她的心头。

    “哎呀,是花似梦啊,你得给我签个名,”奚玉哈地笑一声,拿出了笔和本子,“什么时候去我们敬德走一走,我们扫榻以待。”

    “老奚你这……乱用成语,”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扫榻以待,阿妮塔是唱歌的,你扫床干什么?”

    “你就是个文盲,扫榻以待是欢迎贵宾的意思,”奚书记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阿妮塔……你这叫得倒是亲热。”

    “奚书记,阿妮塔是英文名字,”畅玉玲不动声色地接话,她不能容忍奚玉对陈太忠的冒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