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九百二十六章 忽悠老林

    王媛媛平常是不喝酒的,但今,朴助理跟她说,我们带来的先进管理制度,怎么也值两百万美元——你别不服气,读个mba得多少钱?那只是工商管理硕士,而我们这是一套制度搬过来了,还有相应的管理人员。

    不就是耶鲁大学的mppm吗?王媛媛无法示弱,只能捡着她知道的说,目前有这样的人为北崇工作——她知道牛晓睿是耶鲁大学的mppm。

    那只是一个人,我们搬过来的是制度,朴助理冷笑着问她,能比吗?

    跟韩国人接触的这一出她理解不了,或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话的时候,她就采取一种措施——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藏拙手段,双方说的话只要能略微搭得上边就行,所以年轻美貌的王主任,也能带给对方一点莫测高深的感觉,其间艰辛,只有王主任心里清楚——多亏了陈区长给了我全权决断的权力,要不我早就露馅了。

    这一,她很想向韩国人表示,不算脱胶厂的话,将来纺织厂的原材料保证不了,不要怪我——但是,这个话合适不合适说呢?

    她有太多的问题找不到答案,但是她相信,在头儿那里肯定找得到,所以她的眼中,冒出了希冀的神(www.shubao.info)色。

    “王主任,咱们再谈一谈吧,”安部长出声挽留,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儿终究年轻,还是不太放得开,比较容易套话,不像那陈太忠,心里怕是已经有了盘算。

    王媛媛被挽留下来了,陈太忠本是想一走了之的,但是看到她眼中的那一丝希冀,他又不好就这么离开——小王终究还是太嫩啊。

    于是他走出门,给老不修打个电话,希望他能过来帮着看一下场面,林主席听得笑一笑,“正要去找你喝酒,那咱们在宾馆喝就行了,保护小王的事情,交给我了。”

    接下来,大家转移到小会议室,继续白,她一边扫一眼陈区长,犹豫一下接着自说自话,不过这次就比较强硬了,“贵方不肯算上脱胶厂,脱胶厂的产品,不一定会全部供给纺织厂……这存在原材料短缺的问题。”

    真是个傻丫头,陈太忠听得暗暗摇头,他倒不是不赞成小王的说法,但是你这么明确地表示,会遭致很强烈的反击——有些话说出来,真的不如不说。

    “可以签供销合同,”果不其然,安部长一句话就顶了回来,“优先供应纺织厂……再约定一些违约的惩罚,我们韩国人是讲秩序的,也相信中国政斧。”

    “但是,我们地方上对苎麻也有需求,”王主任缓缓摇头,很坚决地指出,“如果你们执意要将纺织厂和脱胶厂割裂开,那我们对其他有需求的企业,也要有个交待。”

    林桓初开始还拎着啤酒瓶,想听一听这些人谈什么,但是听了一阵之后,扫兴地回转,“这帮货都喝得二麻二麻了,一句话翻来覆去地说。”

    “呵呵,”陈太忠淡淡地笑一笑,拎着瓶子灌啤酒,也不说话。

    他不说话,林桓可是憋不住,等了一等之后,林主席低声发问,“就这种鸟条件,我真想不通有什么可谈的。”

    他对北崇本来就熟,最近更是被陈区长当作万金油来用,区里的事情少有他不知道的,韩国人的条件,实在是欺人太甚。

    “有人觉得能谈,”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微微扬一扬眉毛,慢吞吞地回答,“上级领导关怀了,总要走个过场。”

    “这些领导,真是闲得蛋疼,”林主席不满地嘟囔一句,“一千万美元就节艹丧尽。”

    “哪里有一千万?”陈太忠摇摇头,抬起手灌啤酒,连灌几口之后,长长地打个酒嗝,他需要林桓放出点消息去,于是意兴索然地回答,“能到账百十万美元就不错了。”

    “不会吧?”林桓讶然地看他一眼,“这点钱……连过场都不需要走吧?”

    “设备抵点钱,再有百十万美元,”陈区长面无表情地回答,“至于剩下的缺口,可以慢慢来,你当只有中国人会空手套白狼?外国人干起来更漂亮。”

    他这么说,有点不负责任,韩国人就算是这么打算的,也不可能让他听见,纯粹属于猜测,然而必须指出的是,猜测成为现实的可能姓很大。

    所谓的大额投资,一般来说,都不会一次姓到账,第二笔、第三笔资金到账的时间,那就有说法了——甚至目前许多国企玩的管理者收购,也就是mbo,都是用厂子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了之后,来收购这个厂子。

    总之,变通的手段很多,其间种种花样,不足为外人道,就那么一个原则——打点好相关人就行了。

    外资不玩这些花样,除非是假外资,但是他们可以拖延第二笔投资到账的时间,更有奇葩的,还有国内银行给外资贷款,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这是一个混乱和奇葩的年代,来大陆空手套白狼的外国人很多,他们靠着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允诺要投资多少钱,从地方上争取种种优惠政策,享受超国民待遇,到最后也没投资了那么多钱。

    由于有各种支持和税费减免,只用少少一笔钱,就创出了事业,到最后,也就没人追究它到底投资了多少——这个手段,韩国友人就玩得不错。

    有的地方政斧,甚至明里暗里支持韩企对工人的压榨。

    好吧,这些扯得远了,事实上北崇已经将纺织厂建设得七七八八了,有了这块的投入,韩国人就算不追加后续的资金,只要经营得当,用厂子赚来的利润做投资就行。

    陈区长已经说得这么明白,林桓当然就品过味来了,林主席虽然是老同志,又是蜷在北崇这么个小地方,但是类似的事情,他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

    所以他并没有怀疑这是陈区长胡说,只是很恼火地表示,“惹火了,索姓答应他们合资,到时候拿不出钱来,直接解除合作,倒不信这个邪了。”

    咦,老林你的思维不错嘛,陈太忠觉得这个建议挺对自己胃口,不过再想一想,他黯然地摇摇头,“没用的,没有哪个领导敢拍板,倒是可能所有的领导都反对,是外资啊。”

    林桓听得怔一怔,然后摇摇头,探手去抓啤酒瓶,嘴里轻声嘟囔一句,“这些球囊的领导,没个有卵子的。”

    抱怨归抱怨,但林主席也清楚,事实就是这样,外资的第二笔款子真的没到,也只能耐心等,或者再催一催,了不得是暂停项目,若是想单方面解除合同,那不会有任何一个领导支持——除了陈太忠。

    至于说明目张胆地追究外资违约,谁敢?就算有人有心,也没胆子追究——这涉及到了投资大环境的问题,涉及整个国家的形象。

    “唉,”陈太忠很夸张地叹一口气,心说老林你嘴巴这么大,快把风放出去吧,下面群情激奋的话,哥们儿就可以半推半就地顺从民意了。

    林桓连灌好几口,才放下酒瓶,长长地打个酒嗝,他皱着眉头才待发话,猛地眼睛一眯,重重地哼一声,“嗯?”

    陈太忠侧过头,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嘴角登时就翘了起来:朴助理的手,正从一个女服务员的大腿上拿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