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24-2625有点躁动

    2624章有点躁动(上)

    陈太忠得知了雷蕾和赵健民的交涉经过之后,点点头就算过去了,这种事情他真的不会放在心上,宣教系统内部的事情,没必要太过叫真。

    至于说疾风车的广告还会不会继续在曰报上刊登,他也不在乎,那是科委人需要考虑的——反正吃哥们儿这么一吓,疾风厂捞点好处,那是必然的了吧?

    由于马小雅来了,晚上的湖滨小区又热闹一阵,陈主任鏖战半宿很费精神(www.shubao.info),又由于文明办最近这主任还没选出来,他也懒得早早地去上班,都八点了,还呆在别墅里看报纸。

    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个电话,是一个挺陌生的手机号,不过声音倒算是熟悉,“陈主任你好,我张峰啊,跟您汇报一下,我这就走了。”

    “嗯,我知道了,”陈主任哼一声挂了电话,心说你小子不是说要呆两事,没事我就挂了,重复一遍(www.fanwai.org),我跟你不熟。”

    “陈主任,你以前不这么无情的啊,”女人在电话那边幽幽地叹口气,“在阳光大酒店的时候,你对我可是很热情的。”

    “你好像打错电话了,”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没心思谈下去了,这显然是托儿嘛——现在可是文明办的非常时期,有点幺蛾子事儿也正常,“再打电话搔扰,小心我不客气,嗯?让我想一下……阳光大酒店?”

    “我是林莹,”果不其然,打电话的正是张州市阳光大酒店的老板,林海潮的女儿林莹。

    陈太忠对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印象,她老爹是想起对方了——美得你鼻涕泡冒出来咋办?于是沉吟一下,“阳光……啧,别人都怎么称呼你?”

    这就隐隐有影射对方是小姐的意思,却是又没明说,这种阴损话也就他能说出来,林莹一听也是一怔,沉默(www.zhaishuyuan.cc)一阵才轻轻一笑,“别人都管我叫林总。”

    “林总……张州的阳光大酒店,林海潮的女儿?”陈太忠这时候就不能再装了,同时他脑子里的弦儿,刷地就绷紧了——无事献殷勤,这是非歼即盗啊。

    “陈主任好记姓,”林莹气得暗暗咬牙,却是还不能计较,以她的家世和容貌,男人见过她之后,大部分都是念念不忘,尤其对成功的男人来说更是如此——越难以征服的女人,越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

    更别说电话那边的男人,根本就是一个色中恶魔,据说每夜无女不欢,进了省委之后,更是连那些略有点姿色的中老年妇女都不肯放过,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不记得她了,她应该感到庆幸还是该愤怒(www.shubaojie.com)?

    不过这仅仅是微不足道的情绪波动,她可是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给对方,林家人里,也就是她跟陈太忠的关系尚可,否则不可能是她出面。

    于是下一刻,她就调整好了心情,“一直不知道您高升了,真的很抱歉,希望您不要介意,今的是实话,不是幽默(www.zhaishuyuan.cc),就这,挂了啊,”紧接着,听筒里传来了嘟嘟的忙音,林总再一次愣住了。

    “林家就很大吗?”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很不满意地哼一声,他跟林家的关系从来就不好,从林立到黑子,甚至党校同宿舍的校友葛一句明白话,他不怕趟林家这一趟浑水——但是,咱们没那份交情!

    这些因果,他真的都想明白了,可是越想得明白,他就越禁不住要回想一下,这个林莹到底是长了什么样子来的——哥们儿真的对她没兴趣,就是想知道,可能错过了个什么样的美女……这个要求不是很过分吧?

    这还是后宫里缺人了,下一刻,陈太忠充分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浮躁心情从何而来,甜儿和望男说得不错啊,家里很久没有进新人了——男人都是贱骨头,就喜欢新鲜的。

    有些念头就跟野草一样,不想还好,一想就刷刷地疯长个不停,紧接着,他就开始琢磨:要不最近借着沃达丰的事儿去趟燕京,推倒小紫菱?可是……杨倩倩还在燕京呢。

    真想推倒法就是,九点半能到公司,就算正常,房地产公司谈业务,主要是在下午和晚上,上午也有,却没有一大早的这种——除非是预约了的。

    “买了手机了,”她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埋怨一下陈主任不给自己打电话之后,报出了手机号码,“……等一会儿我给你打一下,你不用接……昨起女人诱惑男人的手段,她不能说是炉火纯青,但却非常直接和见效,大概,这也是女人的了,一直为你守着呢……”

    “我艹,这不是撩拨人吗?”搁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还就忍不住想直接去找汤丽萍了,不过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住了,紧接着他猛地一拍大腿,“啧,忘了说马小雅的事儿了。”

    美色总是令人容易忘乎所以,不过这也正常了,紧接着陈太忠就去上班了——都处级干部了,他总不会急吼吼地去扒汤丽萍的裙子,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美景。

    单位里倒是也没什么事儿,不过临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潘剑屏来了一个电话,“小陈,可能……最近中央文明委的人要下来检查一下工作,你们做好迎接领导的准备。”

    中午陈太忠就是跟自家的几个人在一起吃饭呢,不过刚拿起筷子,就有人来蹭吃喝,来的是陈主任党校的同学何振魁,他从寿喜回来了。

    要说这何处长,也是威风人物,建委的人走哪儿都不少人奉承,他去寿喜也是在市建委,虽然只是个副主任,手里却是捏着通了,“干部家属调查表发下去,寿喜不少人念叨你……都是厅级干部呢。”

    “下一步就要建立分级体系了,”陈太忠微微一笑,这算提醒也算放风,用意不言自明:老何你可管好自己家人。

    何振魁嘿嘿一笑,说起了别的,也不知道是真没听出来还是装糊涂,不管怎么样,酒桌上他是极力奉承自家的班长,倒是在陈主任的人马面前给足了面子。

    由于下午要上班,中午没怎么喝酒,在分手之际,何主任拉住陈主任,低声问一句,“班长,林莹给你打电话了没有?”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说不得侧头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这个?”

    “嗐,葛纠葛还真的没有,一时也懒得计较了,“林莹找我什么事儿?”

    “她不跟我说,好像是林海潮有意跟你合作,”何振魁苦笑一声,“这些人都是人精,嘴严着呢。”

    “那你就当没跟我说这事儿,”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脑子却是没命地转动着:这何振魁不会也听到什么风声了吧?

    陈主任这话拒绝得很坚决,换个一般的处级干部,真的不可能再说下去了,但是何大嘴巴却是例外,他脸皮厚,在青干班的时候就是众所周知了,“太忠,老班长,给个面子嘛……我也想搭一搭林海潮这条线儿。”

    陈太忠沉默(www.zhaishuyuan.cc)半好了,就是十分钟。”

    他不想掺乎这趟浑水,但是心里也有点好奇,林海潮想跟我合作什么呢?莫非还有什么大项目可做?

    在他的印象里,海潮集团在张州跟张市长走得更近一点,江书记那里好像关系一般——起码在外人的眼里,是这么回事。

    当然,他断断不肯承认,自己是想去看一看林莹是长了什么样子。

    不管怎么说,就算有何振魁的引见,陈太忠也没兴趣跟这父女俩吃饭,而且,海潮集团虽然在素波建了海潮大厦,集办公、休闲、娱乐、住宿于一体的综合姓大楼,但是陈太忠还就是不去那里。

    他要何振魁随便联系个茶社,其实这本身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了,更别说只给十分钟——不满意的话,你可以别来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