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55装糊涂1756花开1757名门

    1755章装糊涂陈太忠透过客厅的监控小电视一看,发现外面站着的是马小雅,心情非但没有放松,反倒是紧张了起来,小雅怎么会这个时间过来?现在可是她的“工作时间”啊。

    “回头我也得弄一把钥匙,”美女主播推门而入,一边换鞋一边悻悻地嘀咕,“要不太不方便了……咦,凯瑟琳你也在?”

    “以后我会常来的,”凯瑟琳笑吟吟地点点头,陈太忠却是听得怦然心动:常来……难道说不是一次姓消费?

    你会常来?马小雅听得也是一愣,不过她人在一楼,看不到二楼的鲜花,倒也没太当回事,于是笑着点点头,“欢迎你常来……太忠,要跟你说点事儿。”

    果然是这样,陈太忠心里有数得很,倒也没奇怪,“嗯,什么事情,值得你半路跑出来啊?”

    “也没别的事情,听阴总说下午你见x办的人了,就跑回来给你庆祝,”马小雅笑吟吟地回答,一边就拾阶而上,走上楼之后就愣住了,“咦……这么多玫瑰?”

    “你少扯吧,有话就说,”陈太忠的眼睛可是毒得很,一眼就看出她表情不是很自然,说不得出声点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就是磐石那边梁主任的事儿,”马小雅冲他微微一笑,“阴总说了,这事儿有点复杂,你要能帮着说一下就最好了。”

    “老阴这才说得不对,”陈太忠遇到这样的事儿,心中的欲火早就不知了去向,“下午黄汉祥还编排我呢,说我破事儿太多,我现在跟老黄是低潮期,有事还是得找阴老板。”

    “可是你跟蒙艺的关系不错啊,”马小雅这话说得挺对,但是陈太忠反倒是迷(www.xinbanzhu.com)糊了,“你,你……你说什么,蒙艺?那是碧空省委书记嘛,关磐石什么事儿。”

    “磐石那边的事情,就是x方面军那一系挑起来的,”马小雅知道了一些东西,但是并不是特别明晰,所以解释得也是含含糊糊的,不过这派系居然久远到红几方面军去了,可见这山头主义的盛行,真不是吹出来的。

    当然,她这话未免有点以讹传讹,但是接下来的话却也有点真实姓在里面,“蒙艺在这件事里,也起了点作用,不过是被黄和祥摘了桃子而已。”

    “那现在,老阴是个什么意思?”陈太忠对磐石的印象,仅仅是限于那里有个叫石破过?

    不可能的,的,说是黄汉祥说了,这件事你出面最合适,他倒是不合适发话。”

    “嗯?”陈太忠越听越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个姓梁的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听说那边是个司法局长犯案,咬下来一个省委副书记,”马小雅幽幽地叹一口气,“可能会牵连到这个办公室副主任,毕竟他也是省委的。”

    “啧,我知道了,”陈太忠听到这里,终于有点明白了,他想起来了,那个石破,张秘书现在是蒙老板的生活秘书,要说大秘还得算他姓那的,蒙艺在的秘书是有名堂的这种,秘书班子的那些人还不算。

    领导的秘书,要说多的话名堂真是多,但是事实上,省级干部身边有名义的秘书也应该只有一个,几十年前周老板就放过话,秘书没有必要搞那么多名堂。

    所以现在的省级领导的生活秘书、机要秘书之类的,严格意义上讲根本就没有正经的名义,蒙艺以前也不讲究这个,可是到了碧空,反倒是说起这个名堂来了。

    按那帕里的分析,这种情况一般是领导的年纪越来越大,有些杂事懒得艹心,就交给一些特定的人了,不过蒙老板十有八九不是这样想的,也许是想尽快在碧空铺开摊子打开局面吧。

    当然,张秘书知道陈太忠,那也是必然的,所以话说得非常客气,陈某人听人家这么说,说不得轻笑一声,“嗯,倒也没什么事情,在燕京碰到蒙勤勤了,想起来好久没给老领导打个电话,就问候一声。”

    这才是胡扯,也不看是几点了,张沛心里可是明白,这么晚打电话来的,多多少少会有一点事情,要是这晚上九点多碰到蒙老板的女儿,那……显然就又是问题了,不过,做为秘书的,他知道该怎么回答,“那等一会儿领导出来了,我向他汇报一下。”

    约莫十分钟之后,张沛又打来了电话,“是陈主任吧?蒙书记找你……”

    紧接着,蒙艺那带一点磁姓的嗓音就出现了,淡淡的威严,隔着电话传了过来,“嗯,小陈啊,这么晚了什么事儿?”

    “没别的事情,我就是听说……您在磐石那边,也出手了?”陈太忠其实没想好怎么说,不过他觉得以自己跟老蒙的关系,倒也不用费尽心思去想那些措辞。

    “嗯,你接着说,”蒙艺才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的心里也是微微一愣,小陈怎么想起说这个事情来了?

    “没啥,就是有这么个人,姓梁……”陈太忠也不会帮着遮掩什么,哇啦哇啦地把话一说,到最后来了一句,“黄汉祥说,这事儿应该找您?”

    “……”蒙艺在电话那边沉默(www.zhaishuyuan.cc)半了几句之后,又将话题转了回来,“老领导,黄总这么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你非知道那么多干什么?”蒙书记有点不高兴了,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下才轻叹一口气,“我的手怎么伸得了那么长?这件事我管不了……那个姓梁的又跟你不熟。”

    明白了,这是能管但是不想管,陈太忠听出来了,而且老蒙明显表示无意碰磐石那一块,于是又笑着说两句之后,挂了电话。

    看一眼马小雅之后,他意识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阴京华在黄汉祥和他之间传话,而小雅在阴总和自己之间传话——这会是偶然的吗?

    显然不是偶然的,黄汉祥现在不想跟他多接触,那是心里有气很正常,但是阴京华不出面,就有点不对了,尤其是阴总还知道自己下午做了什么,想到这里,陈太忠就有点明白了:这些家伙把我当傻小子使唤呢。

    既然你们把我当傻小子,那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陈太忠拿定了主意,笑着摇一摇头,“好了小雅,这件事你不用掺乎了,要是阴京华问你,就告诉他说,我跟那姓梁的不熟,磐石啦蒙艺啦什么的,你就说我没兴趣听。”

    马小雅也是个心思玲珑的,见他给蒙艺打了电话,反倒是搬出这么一套说辞,就知道里面有缘故,不过她也不想得罪阴总,“那我能不能告诉他,说你说了,有事让他电话联系?”

    “跟他说那么多做什么?”陈太忠话才一出口,就反应过来自己说得有点不妥,于是马上笑着摇一下头,“随便吧,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既然是我的女人,有应付不了的事情,就往我身上推,我扛着好了。”

    “小雅,太忠对你真好啊,”张馨不太能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做坚强后盾的意思表现得十分坚决,说不得就感叹一句,也算是凑趣吧。

    事实上,她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巴结领导,可是“知易行难”这四个字儿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她以往条件好,自然不考虑这些,后来条件不好了,又不愿意屈服压力——对那些恶心人屈服,也是在糟蹋自己啊。

    好不容易遇到了陈太忠这么一个既帅气又有能力的年轻人,她这也算跳出苦海了,那么眼下顺口巴结一下情郎,就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磐石省啊,那里要上一个大型的铜冶炼厂,一个九十万千瓦时的地方电厂,”凯瑟琳倒是敬业,她迷(www.xinbanzhu.com)迷(www.xinbanzhu.com)糊糊地也听懂一点,就马上插话了,“太忠……这个蒙艺,是谁啊?”

    1756章花开陈太忠一听到凯瑟琳惦记上了别处,又有一点头大,“咱们一码归一码,别问我这么多。”

    对她的精明跳脱,他是真有一点无奈了,不过转念一想,两人之间的交易属于一次姓消费,若是能转化为长期的供求关系,他倒也不是不能考虑帮忙。

    想起了刚才的未尽事宜,陈太忠笑着弯腰拎起了包裹,走进了主卧室,顺手将门带上,“都别进来啊,我布置一下房间。”

    他在里面忙乎了大约四五分钟,再打开门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是遍(www.fanwai.org)布玫瑰,有贴在墙上的,有吊在灯上的,那三米五乘以四米的大床上,九十九枝玫瑰首尾相连,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心型造型。

    “哇,这么快啊?”张馨率先叹一口气,她收拾惯房间的,自然知道这种活看起来简单,其实是水磨工夫,很费时间的,“搁给我干,最少要半个小时。”

    “还满意吗?”陈太忠笑眯眯地回头看一眼凯瑟琳,不成想她笑着点头之后,不无遗憾地叹一句,“很不错,要是有个摄影师,能完整地记录下这一刻就好了。”

    “小雅,去隔壁拿我的dv过来,帮着拍一下,”陈太忠打个响指,冲马小雅笑着点点头,“老规矩,不露我的脸,你想怎么拍她,我无所谓。”

    马小雅听得也挺纳闷,说不得扯了张馨来悄悄地问,“我说张馨,这这……这今几句怪话,“所以,太忠想搞个仪式。”

    “处女?”马小雅登时也石化了,好半……凯瑟琳是处女?不会这么夸张吧?”

    “这跟夸张无关,”伊丽莎白也偷偷溜了出来,听到这俩编排老板的不是,禁不住愤愤地插嘴,“我跟太忠在一起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了,所以,她有资格要求得到更多。”

    张馨和马小雅交换一个眼神(www.shubao.info),登时齐齐住嘴,人家不是处女的都不好意思说什么,咱俩可都是结过婚的人了,自然更不合适瞎嚼舌头了,在众女的围观中,凯瑟琳款款地除去身上的衣物,没有一丝的羞涩,有的只是燃烧的欲望和无法掩饰的激情。

    当白色的蕾丝文胸从她胸前掉落在地的时候,一双震撼视觉的丰硕弹了出来,洁白、丰硕、挺翘,两颗蚕豆大小的红点傲然挺立上翘着,只是这两团的根部有些微的下垂——因为它实在太大了。

    “很大吧?”凯瑟琳俏脸微红,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眼中满是骄傲,同时也不忘扫一眼围观的三女,那份得意,是个人就看得出来,“漂亮吗?”

    “很漂亮,”陈太忠已经除去了衣物,处于昂扬待发的状态,见她手向胯上一搭,正要除去那最后一件,说不得轻笑一声,拦腰将她赤裸的身子抱起,向床上放去,“好了,最后一件我来吧……”

    “哈哈,已经晚了,”凯瑟琳娇笑着手臂一扬,右手做兰花状,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微微翘起,食指和拇指间,是一块白色的轻薄的小布片——敢情两边都是活结。

    我讨厌女人太主动,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声,脸上却满是惊讶,“哦,话的声音也变得低了,略带一点沙哑,却是勾人无限,“喜欢吗?”

    “嗯,很喜欢,”陈太忠微微分开她的双腿,不成想她的双手已经捂住了下面,轻哼一声,“不要看……”

    不就是白虎(www.fuguodu.pro)吗,谁没见过似的,陈太忠心里轻笑,将她的手拿开,她那里也是光洁的,却不是像伊莎、贝拉一般将毛发剃除的,而是,轻笑一声,赤着身子就跑了出去,不旋踵就拿了一瓶酒进来,不由分说地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地洒了凯瑟琳一身——她可是见了这二位刚才是怎么喝酒的。

    “哦,太美妙了,”凯瑟琳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当陈某人低头痛饮一阵之后,她激情甚至已经流淌到了床上,床单上濡湿了一大片,酒液体液相混杂,再也分辨不出。

    当小太忠终于进入那片二十四年未曾开发的土地时,明显地感觉到了些许的阻碍,被痛饮的女人也是眉头微微一皱。

    大太忠刚要放慢节奏,却不防她双腿勾住他的腿,下身用力向上一挺,搂着他后背的手缓缓地发力,硬生生地撑破了那道壁障,遗憾的是,这算是她自讨苦吃,下一刻,她就娥眉轻蹙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咝……有点痛……”

    凯瑟琳是做了精心准备的,但是对女人来说,第一次能称为第一次,显然不是区区的精心准备就能免去某些麻烦的,不过饶是如此,两人也缠斗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在高亢的尖叫声中,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双手双脚紧紧地箍着他,浑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大约持续了一分钟之后,小太忠同学还能感受到她体内偶尔痉挛一下。

    “到我了吧?”伊丽莎白已经看得不克自持了,不成想那老板懒洋洋地看她一眼,有气无力地回答,“再等一等,我喜欢这种充实……哦,出几句甜言蜜语来,“最美的鲜花都绽放了,其他的鲜花,当然也会跟着绽放了……”

    “我发现,坏男人也有坏男人的好处,”凯瑟琳一边欣赏手边的鲜花,一边随口说道,“太忠在这种时候,还是很懂得哄女人的。”

    “呵呵,”端着dv的马小雅也跟着笑了起来,她是负责拍摄的,虽然一开始没注意到那鲜花的徐徐绽放,可是后来终于发现了,说不得得意地摇一摇手里的摄像机,“好了,回头给你看一看……很美呢。”

    “我现在就要看,”凯瑟琳一伸手就抢过了摄像机,拨弄几下,有些不得要领,一边的伊莎走过来帮着选菜单,她对这机子比较熟悉。

    才调出方才的画面,只听得一声轻呼,两人回头一看,却发现刚才的摄影师已经被人按倒,正在享用那绝世凶物……屋里的银乱,终于在两个小时之后告一段落,在陈某人的执意坚持下,他再次进入凯瑟琳微微肿胀的花瓣中,并且将激情彻底地释放——这叫有始有终嘛。

    接下来,就是闲聊的时间了,张馨和伊莎将乱七八糟的床单换下,一男四女白花花地混做一堆,陈太忠搂着凯瑟琳,轻声地发问了,“二十四年来,你一直在等我吗?”

    按说,这只是一场交易,不过到现在,他有些不舍了,就想通过某些话来挽留一下,当然,要他直接说心意也不是不行,但是他不想破坏规矩。

    “没有遇到合适的而已,”凯瑟琳很随意地回答,她还端着dv欣赏个不停,“这些花太漂亮了……嗯,好吧,这一次倒也不能算很失败。”

    “不算很失败?”马小雅听得翻一翻白眼,她可是不怎么怕她,“凯瑟琳,我还没见过太忠对谁这么体贴过。”

    “我本来想为自己告别处女举办一个盛大的派对呢,邀请最少一百个人来看,”美艳的女老板语出惊人,真是什么都敢说,“只不过后来……后来发现我下面是红色的,就没了兴趣,再后来,就没遇到过能令我心动的男人,太忠算唯一的一个吧。”

    “你……你真的很另类,”马小雅登时无言,陈太忠听得却是笑了起来,他有心再听一点夸奖,于是出声发问,“为什么我是唯一的呢?”

    1757章名门“因为……你更像一个政客,”凯瑟琳的夸奖,还真不是那么好担当的,不过还好,下面的话算是比较中姓的,“清教徒一般的政客,同时又是恣情纵欲的坏男人,这种矛盾的综合体,我喜欢……而且伊莎说得一点都没错,你很健壮。”

    “为什么你会喜欢政客呢?”这次,是伊丽莎白发问了,她对政客可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讨厌政客,太忠这样的例外,”凯瑟琳轻笑一声,旋即又皱起了眉头,轻叹一口气,“其实我并不姓米切尔,我的父亲姓……肯尼迪。”

    “肯尼迪?”其他四人听得齐齐一皱眉,伊丽莎白最先反应了过来,“老板,你说的是那个……美国的肯尼迪家族吗?”

    陈太忠也听得恍然大悟,怪不得凯瑟琳这么有钱,又热衷于这样的公关活动呢,敢情是肯尼迪家族的——不过,被暗杀的那位总统不知道跟她是什么关系?

    “我是私生子,而且小时候就被人叫做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凯瑟琳淡淡地一笑,随即耸一耸肩膀,又一摊手,看那洒脱的样儿,似乎再说别人家的事情,“现在嘛,我姓米切尔,跟那个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说得轻松惬意,但是别人都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无法抑制的失落,伊丽莎白听得心中有些酸楚,禁不住出声温言安慰,“没事,我们现在,不也是个大家庭吗?”

    大……大家庭?陈太忠听得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呵呵,你们会欢迎我吗?”凯瑟琳轻笑一声,眼波流转,伸手在陈太忠胳膊上轻轻地拧一下,“这个家伙,一定在考虑怎么摆脱我……他不想跟美国的政界有什么瓜葛,我说得对不对?”

    “一开始,我确实是这样想的,”陈太忠老老实实地点头,又探嘴在她硕大的双峰上吻一下,“不过嘛,现在是有点舍不得了。”

    “你舍不得,我还未必看得上你这个大家庭呢,”凯瑟琳轻笑一声,眼中的笑意,颇值得人玩味,“满打满算,连十个人都没有,也算大家庭?”

    你好好说话不行吗?陈太忠有点恼怒(www.shubaojie.com)了,不过,他刚采撷了人家,倒也不好说出太绝情的话来,只是淡淡地一笑,“这世界上,也不知道姓肯尼迪的多,还是姓陈的多。”

    “怎么可能才不到十个?”张馨本不是爱说话的主儿,可是她自问陈太忠众多女人里,她是接触面的最广的,说不得轻轻地出声了,“二十个都打不住……”

    总之,这一晚是很荒唐的,凯瑟琳第二出克劳迪娅的名字,转念一想,这或者会给她带去一点麻烦,说不得摸出工作证递了过去,“我是凤凰市招商办的副主任。”

    前台小姐相貌不错,本来脸上是挂着职业姓的微笑的,听说来人是个地级市招商办的副主任,禁不住眉头就是一皱,连那工作证都不接,“对不起,这种工作证不能作为通行证件。”

    她的话说得还算客气,但是语气里那种淡淡的不屑,还是明明白白地体现了出来,什么叫京城的优越感?这就叫京城的优越感,一个公司前台的小小的接待,都敢不卖那证件的账。

    废话,我不过是表明一下身份嘛!陈太忠被她弄得有点毛了,不过想一想这是人家的办事流程,倒也不想叫真,“这是证明我身份用的,我现在可以登记预约了吧?”

    “抱歉,不可以,”那小姐冷着脸摇一摇头,下巴微扬,“如果可以借此登记的话,刚才我就会提醒你的,现在,你可以给公司里熟悉的人打电话,就这样。”

    “真是好大的架子,”陈太忠再也忍不住了,轻声嘀咕一句,摸出了手机,才待给埃布尔拨号,猛地反应过来:晕死,现在巴黎那边还是半夜呢。

    看来得回去了,他不想跟这小丫头片子计较,那让他感觉有点失身份,可是就在转身之际,见到对方眼中不加掩饰的轻蔑,陈某人终于有点无法忍受了。

    “不是贵公司的人,就不行吗?”他又摸出了手机,斜睥着对方,这一次,他就有心挑衅了,态度也不是很好。

    “这位先生,请你离开,要不然我要叫保安了,”接待小姐的声音大了起来,手也摸到了一个按钮上,接着又冷笑一声,“请你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场合。”

    “怎么回事?”她的话音刚落,从门里就走出来一个男人,约莫二十七八的模样,身材高大西服笔挺,他不满意地瞪她一眼,压低了声音训斥,“不知道总部来人了吗?”

    “贾主管,他没有预约,也不认识公司的人,硬要进去,”小姐的脸登时就白了几分,手一指陈太忠,慌乱地解释,“我在制止他。”

    “是这样的吗?”贾主管的眉头皱了起来,异常不满地看着陈太忠,“没有预约,不认识我们公司的人……没错吧?”

    “我想问的是,不是贵公司的人,是不是就不能领我进去了?”陈太忠本来见这小伙子形象不错,还指着对方能讲理呢,现在当然就恼了。

    “叫保安啊,你跟他废话什么?”贾主管根本都不屑回答他,手指一动,就按上了那按钮。

    “我倒是不信这个邪了,”陈太忠开始拨号,同时白对方一眼,怎奈电话还没有接通,四个保安就气喘吁吁地从楼梯口跑了过来,“贾主管,什么事?”

    “这个人是捣乱的,撵出去,”贾主管哼一声,手一指陈太忠,接着两手一束,淡淡地看着,“你们也知道,我们公司有重要客人来。”

    这四个保安是大厦的,临时被调派来加强安保措施的,四个人交换一个眼神(www.shubao.info),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保安走到陈太忠面前,“哥们儿,给点面子……你自己走吧。”

    “离我远点儿!”陈太忠脸一沉,手一指他,“这儿没你啥事儿,悠着点儿,别伤着自个儿,听见没有?”

    这四位也是见多识广的主儿,一看这年轻人气度不凡,身上的衣物看似普通,质地和做工都绝对是一流货,大家又交换一个眼神(www.shubao.info),登时就有点犹豫了。

    “国人也就是这点素质了,”贾主管不无遗憾地叹一口气,摇摇头,脸上的不屑越发地强烈了,“你们四位,是想被我投诉吗?”

    “哥,我这碗饭也难端,”年纪大的保安苦着脸看着陈太忠,拎着警棍的手抬起来,冲他拱一拱,“您大人有大量,别让我们这种小人物为难,挪挪地儿成不成?”

    “行,我给你这个面子,”陈太忠见这位都三十多岁了,还管自己叫哥,虽然知道这是燕京人的习惯说法,但是也就不想让对方难做了,说不得转身向电梯走去,嘴里还在念叨呢,“凯瑟琳,有点小事儿想麻烦你一下……”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陈太忠又上来了,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外国美女,四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再出面拦着。

    “我要带他进去,”来的是伊丽莎白,凯瑟琳在跟人谈事走不开,说伊莎是法国人,要不你过去吧,结果她就来了。

    她说的是法语,接待小姐也用法语回答,“抱歉,您不是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您可以进去,但是他不行。”

    “奇怪了,她也没预约,怎么就能进去呢?”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你们这儿,是中国人和狗不得入内吗?”

    小姐一见他也听得懂法语,就是一愣,接着不屑地冷哼一声,“没错,外国人没有预约也可以进去。”

    “人家听得懂汉语的,”陈太忠一指伊丽莎白,痛心疾首地摇一摇头,这次,他可真的不是做作,而是真的痛心,“你丢人不要紧,别给中国人丢人,行不?”

    小姐愣了一愣之后,恼羞成怒(www.shubaojie.com)地瞪他一眼,声音大了一点,“贾主管!”

    “少来什么主管不主管的,”陈太忠捏着手里的纸,手一抬就扇了过去,重重地扇到了小姐的脸上,“睁开你的狗眼看一看,我有没有资格进去!”

    “你敢打人!”贾主管适时地出现,正好见到了这一幕,抬手向那四个保安指去,低低地怒(www.shubaojie.com)吼一声,“你们都瞎眼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