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49谎言的代价1750小错1751召见

    1749章谎言的代价“没等到人?”黄汉祥成功地在颐和园门口等到了正要上车的陈太忠。

    “黄二伯您这……还是来了啊?”陈太忠看着他就是一阵苦笑,“您这不是,有点那啥吗?”

    “你说我有点啥都无所谓了,”黄汉祥知道小陈在说自己出尔反尔,可是他心情不爽了,也就懒得再否认——要不也是小看人家小陈的智商,而且,他还着急着挽回局面,“我就是在门口等着,这总不算过分吧?我说太忠,这你说的那人,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啊?”

    这就是他眼见事情无望,表面上看是跟小陈要解释,实则也是想问一问是不是有挽回的余地——你做不到的,我们老黄家未必做不到。

    陈太忠扯谎话是很在行的,不过,说一句谎话简单,但是可能要用百句谎话来圆,他懒得费心费力,所幸的是,自打进入官场之后,他接触的多是聪明之辈,能举一反三的主儿见得太多了。

    既然有了这样的认识,他的回答就很是简单,遇到要害之处,就是一问三不知:与其我自己编,还要担心骗不骗得过人,不如你们自己脑内补完得了。

    比如说这个老中医为什么找上你呢?陈某人的回答就很有代表姓——“这个我也不知道,也许他接触过别的人,只是那些人自己不说,外人哪儿还能清楚……”

    黄汉祥问了半一句,“想给爹妈再求点那种药……其实我就知道没啥希望。”

    黄汉祥听得也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好半了一句,“我旁边的那些人,撤了吧,我也就是一普通人……我现在想去静一静心。”

    说完这话,他冲黄汉祥点一点头,上了本田车,打火起步,竟然再没有打什么招呼,黄总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一点什么,好半,其实已经猜出自己今实话,由于今错过了x办的关注而去关心吴正杰的病情,并且因此而丢官,这么做是不是划得来,每人心里都有杆秤,他认为为了小白同学这么做,值得!

    真的想继续历练情商的话,大不了哥们儿玩个一年两载之后,找个地方伪造了身份,继续混官场嘛。

    “不用跟了,”黄汉祥摇一摇头,他绝对相信,陈太忠找那老中医的手段不多,否则也不会做得如此过分了——这也是小陈孝顺,换给我黄某人在他的位置,真的未必舍得、未必有胆子为此而拒绝一号的关注。

    既然是如此,跟就不如不跟了,倒不如等这家伙的毛躁劲儿过去了,大家再坐在一起好好地聊一聊,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手段能找出那老中医来。

    “凤凰那边的消息说了,这家伙整的那么孝顺,”这机要秘书还真的叫上劲儿了。

    “你这是什么话,孝顺一定要着家吗?”黄汉祥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影射自己的嫌疑,他正好心里气儿不顺,说不得就哼一声,“你根本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小陈是怎么回事……”

    他们这边闲说着,陈太忠却是收回了自己的关注,心说你决定不跟就太好了,要不然我还真的腻歪,自由自在多好啊?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找个公用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吴言——尽管他已经托钟韵秋带话,说是今了,首先是恭喜手术成功,还说这两事好了。

    吴市长当时在临置楼的时候,就经常半夜被他摸进去,对他的神(www.shubao.info)出鬼没是相当了解的,倒是没有怀疑这家伙只是空口白话,说关心实则不关心。

    “其实你还可以过来看一看,就像前两,心一下就揪了起来,心说你来看我老爸,这不过是场面上的事儿,居然这样都不行,那岂不是问题很大条?

    “没什么,就是为了关照你老爸,我拒绝了一号办公室的召见,”陈太忠并不是一个习惯受委屈的主儿,做了什么当然要让对方领情。

    “什么?”吴言觉得自己可能是幻视幻听了,禁不住出声反问一句,不成想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手机“嘟嘟”地响了两声就沉寂了。

    “一号办公室的召见?”她低声喃喃地重复了一遍(www.fanwai.org),一时间身体都有点哆嗦了,这个家伙……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这一刻,她心里实在是五味杂陈,真的无法形容这种心情,不知道过了多久,钟韵秋的声音才响起,“吴市长,伯父……伯父手术很成功啊,您怎么哭了?”

    “我,我是激动得哭了,”吴市长收拾心情,抬起头时,发现自己面前围着几个人,于是接过钟秘书递过来的面巾擦拭,一边擦一边转身向外走去,“小钟你跟我来一下。”

    “你昨今到这里,她的脸又是一红,吴市长知道钟韵秋的意思,太忠在那啥的时候,其实挺疯的,小钟十有八九是觉得他昨晚保守了,想明白这个,她长叹一口气,“这个傻瓜……对了小钟,最近你没事,不要主动联系她。”

    很明显,太忠拒绝了某事,从而就引发了别的一些麻烦,甚至可能电话都被监听了,钟韵秋是他的情人,出去会他无所谓,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不来医院就能理解了——毕竟是来过一次了,再来的话,很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猜测。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驾车去找南宫毛毛,南宫的棋牌室里又有摊子——这似乎已经是一种职业了,这次,阴京华居然也在场上,大头却是一个四十出头、仪表不凡举止潇洒的中年男人,他的身后坐着一个浓眉大眼仪表堂堂的壮小伙。

    “来了?”南宫毛毛冲陈太忠点点头,接着马小雅和阴京华之流的都抬头看一看他,纷纷点头,嘴里都是两个字——来了?

    咦?陈太忠马上反应过来了,今上面会不会知道有这么个行当,有一帮吃这种饭的主儿?

    知道肯定是知道,但是视而不见也是必然的,撇开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不说,只说为了维系高层的尊严,这帮人就有存在的道理——不得的,就算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帮人存在,简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职业,可是错非必要,谁也不会去承认这帮人存在的意义。

    南宫的圈子里人不是很多,但是代表的绝对不仅仅是一方或者两方的利益,那些人要是想继续监听,就会发现涉及的人和事情会越来越多——没有人愿意招惹太多的麻烦,哪怕是一号,哪怕是仙人。

    1750章小错陈太忠正是因为知道这样的因果,所以他才会来,要不然的话,他还真的有意跟这个圈子保持适当的距离,而不是像现在一般直接上门。

    可是眼下大家的反应,让他微微感觉有点意外,不过下一刻,马小雅就将牌局让给了于总,自己走到他身边,低声嘀咕一句,“这人是磐石省的省委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

    明白了,陈太忠一听她这解释,就全明白了,据可靠消息,黄家老三黄和祥即将调任磐石省做省委书记,此人进京,当有所图,不过,磐石省委办公室副主任仅仅是个小小的副厅,搭不上门路陪着大家打一打麻将,那也是应该的。

    至于阴京华在场,那更是正常了,这个圈子里其他人跟黄家没更深交集,也就是阴总跟黄家老二关系近,所以说此事十有八九最后还要落在他身上。

    那大家为什么不招呼陈太忠,也就很好理解了,这一帮人都知道陈某人进了黄汉祥的朋友圈子,是黄总的忘年交了,现在既然正在磨刀宰杀肥羊,当然就不能泄露出他的身份。

    不过,陈某人是兴之所至逛过来的——或者说不得逛了过来,这边的人居然齐齐地能反应过来,异口同声地不称呼他的名字,可见这杀肥羊的手段,大家也都是锻炼得炉火纯青了。

    “这人想求个什么情?”陈太忠走到远处的沙发上坐下,轻声问一句马小雅,美女主播笑着摇一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是昨起来并不算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身家也略略地差了一点,就是衬个千儿八百万的模样,跟马小雅有些类似。

    “唉,真是无聊,”陈太忠打个哈欠,伸出双手揉一揉太阳穴,“对了小雅,苏总说了没有,对葛瑞丝和贝拉的感觉怎么样?”

    科委电动助力车的广告,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着,目前是凤凰的一家广告公司在运作此事,不过,要论起广告制作来,别说凤凰了,就是整个。”

    “大陆明星?那有几个不是外籍人士的?”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既然是要用外国人了,还不如用俩原汁原味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反正是你们出钱,你怎么说就怎么做了,”马小雅笑着点点头,不过略做犹豫之后,她又补充一句,“可是人气的影响力,真的不容低估,比如说‘骑王’组合,人家开价五百万代言产品,那也不是没有道理……”

    “打住吧,谁稀罕似的,”陈太忠一听这“骑王”俩字儿,就想起了那个素质低下的主唱斯麦和丁厚德的残疾女儿,这不过是去年发生的事情,可是现在想来,居然是有如隔了一世一般的遥远。

    蒙艺、杜毅、蔡莉、朱秉松和许绍辉这五个省委常委已经发生了了。

    “不稀罕是不稀罕,但是人家确实人气旺,”马小雅笑吟吟地答他,“这还是普通的产品代言费,要是排他姓的,这点还不够呢。”

    “用我自己,也不会用他们,”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此刻的万科的王总还没出现在电视广告上,所以在他印象中,国家干部做戏子,那是丢脸到不能再丢脸的事情了。

    “呵呵,你来做广告也可以啊,”一局麻将打完,苏文馨下了桌子,她妹妹苏素馨上去接手,她却是婷婷袅袅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然后给你配十二个美女,就是金陵十二钗了,你看怎么样?”

    “金陵十二钗……论数量和质量,怕是也未必比得过我认识的人,”陈太忠笑一声,顺手拍一下马小雅的肩头,“苏总你说小雅……还不比李纨之类的强?”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不是影射人家小马也是丧夫的吗?说不得一摸手包,掏出一个盒子递给马小雅,“看我这臭嘴,嗯嗯,一点歉意啦。”

    “嗐,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马小雅笑着摇一摇头,随手接过了小盒子,瞥一眼麻将桌上打牌的一堆人,径自将盒子放进了手包,也没打开来看,轻笑一声,“你倒是心思细。”

    “唉,这也就是小雅,”苏文馨却是叹了一口气,被这话勾动了一些情绪,“现在的年轻演员,你问一问她们去,有几个知道李纨是谁,整素养也就是床上素养可能高一点,文学素养那是不用提了。”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八点,苏总倒是说了,过两是你小子来京城这么久都没有参加组织活动,今得不合适,怕是大家心里要有想法了。”

    杨总似乎也反应了过来,那笑容看起来就有点尴尬,倒是磐石省的那位副厅不见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犹豫一下发问了,“陈主任,你也是政斧部门的?”

    “嗯,年轻的副处,来年就是正处了,很了不得的,”南宫毛毛笑嘻嘻地解释,“梁主任你猜他多大?今年才二十一!”

    他这话既是夸赞之意,又隐隐地表示出另外一层意思,此人的来历和身份我不做介绍,你要知趣的话,那也不用再问了——这样的话,也就是南宫敢说,毕竟是一个圈子里的领军人物,别人还得考虑阴京华的反应呢。

    不过,阴总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闻言淡淡地发话了,“陈主任是凤凰科委的,跟黄总关系很好,梁主任你的事儿,找他办就行。”

    他说这话的真实目的,大家不得而知,反正从阴京华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总之,混这个圈子该有的大气和傲然,他是表现出来了。

    “我可不行,”陈太忠笑着摇头,这不是断人财路吗?紧接着他又叹口气,“今开了,不过接下来酒宴,杨总吃得就不是很开心了,他知道,自己今,阴总听得却是吓了一跳,“什么……监视?”

    “唉,小陈我还年轻不是?总难免有点荒唐事,”陈太忠对他可是不会瞒着什么,“一想到身边有人窥视,心里就不舒坦啊。”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阴京华知道自己不该问,可是见小陈这副模样,似乎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情,所以才敢开口。

    “你就问他肯不肯放过我就行了,”陈太忠叹一口气,一脸的悻悻之色,“我跟他发火来的,阴总你也知道,我年轻嘛……”

    阴京华这心,随着他的话是一上一下的,听到最后,他才暗暗地长出一口气,敢情这两位是置气呢,他深知黄汉祥的姓子,小陈冲黄老板发火都没什么后果的话,那就证明真不是大事儿。

    想一想小陈都已经进入黄二叔的圈子了,那受到的不是一般的欣赏,阴总终于拿定主意,于是微微一笑,“我估摸啊,你回头还得认个错,黄总别的不说,年纪就在那儿摆着呢……我帮你问一下吧。”

    “认错?光认错怎么行?”第二我这次掺乎对了,说不得笑着回答,“嗯,这话我一定替您转告到了,要不要再让他写一份儿检查?”

    “你……给我一边儿去吧,”黄汉祥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又是悻悻地叹一口气,犹豫一下才发话,“算了,由他吧,不管他了,反正你告诉他,现在不准走。”

    他想把陈太忠调来,只是方便就近监视而已,可是转念一想这意思也实在不大,小陈的荒唐他当然是知道的,倒也能理解那份儿心情——虽然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

    至于说不准陈太忠走,那就是等着x办继续召见了,那家伙做事自由散漫惯了,自己这一下没叮嘱到,那厮又跑了就没意思了。

    陈太忠接了阴京华的通知,又知道黄汉祥放弃了将自己调进燕京的念头,想一想昨的,他犹豫一下,方始苦笑一声,“啧,看来黄二伯是不肯轻易原谅我了。”

    这话自然是在抬高阴京华的身份——你是我俩的传话筒,不过阴总也清楚,这老少俩是在斗气,说不得轻笑一声,“你才是开玩笑呢,保不准明你那办公室有什么用?

    不过,想一想自己的办公室也很少使用,尤其是招商办那个副主任室,他觉得自己也没资格笑话别人,只能悻悻地感慨一声:嗯,功夫在棋外,要做事得先做人嘛。

    感慨归感慨,正经事儿可是耽误不得,说不得他又找阴京华打问一下黄总的办公室,又专门开车转了一趟,认清楚了门儿。

    下午两点半,陈太忠就出现在了黄汉祥的办公室门口,接待人员早得了机宜,虽然是黄总没来,还是将他领了进去。

    黄总的办公室挺大,足有六十平米,旁边还有小门应该是套间,屋里摆放的东西不多,但都是古香古色的那种,除了吊灯之类的装饰之外,没有太新潮的东西。

    总之就是两个字儿:宽敞,宽敞到可以算空旷的地步了,给人的感觉,除了大气还是大气,屋里绿色也不多,只有阳台处两盆昙花挺高,两米出头,快顶到房顶了,绿意盎然,显然是有人精心搭理——要指望黄汉祥浇水,怕是花早就枯死了。

    他正在书架处转悠,听得门口有脚步声,转头一看,黄汉祥陪着两个中年人进来了,一个三十出头的样子,一个看起来快四十岁了。

    “这是领导办公室的郎主任,这是秦主任,”黄汉祥简单地介绍一下,年纪大的郎主任不苟言笑地坐了下来,秦主任则是拿出一个小本掏出笔来,显然是做记录的。

    “你就是陈太忠?”大家就坐之后,郎主任非常干练地确认一下陈太忠的身份,获得肯定答复之后,淡淡地开口吩咐,“请把你了解的科齐萨的情况,详细地说一遍(www.fanwai.org),”

    一号办公室的人,居然也是相当地含蓄,没有什么傲慢之气,不过这样单刀直入,没有任何的寒暄,那骨子里的傲然和谨慎,是个人就品味得到。

    这些事情,陈太忠当然不怕说了,甚至他将怎么认识尼克又通过英国议员结识埃布尔的过程都说了一遍(www.fanwai.org),至于巴黎那个沙龙,更是要细细地说一遍(www.fanwai.org)。

    当他说到哈默(www.zhaishuyuan.cc)的助手犹太人海因的时候,这两位的注意力有细微的变化,黄汉祥坐得比较远,没注意到,可是陈太忠注意到了,说不得微微一顿。

    “嗯,你继续,”郎主任心里有点微微的惊讶,心说这年轻人察言观色的能力还真的很强,于是淡淡地吩咐一句,脸上却依旧(www.fqxs.net)没什么表情。

    等陈太忠说完,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过去了,郎主任看一眼远处的黄汉祥,脸上微微地露出一丝笑容,点一点头,“嗯,小陈主任不错,阐述问题很全面……黄总,你这儿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了,”黄汉祥笑嘻嘻地站起身送客,陈太忠当然也得有样学样跟在后面,将这两位送到大厅口,见两人上车之后,才转身回来。

    “这么就完了?”陈太忠一边走,一边侧头问黄汉祥,“黄二伯,这两个主任都是什么主任?”

    “x办出来的,都是主任,”黄总淡淡地回答他,做出一副怒(www.shubaojie.com)气未消的样子,“一个正厅一个副厅,有副厅做速记员,你也该知足了。”

    “呵呵,”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又走两步之后,才发话了,“这俩级别也不算太高嘛,一号身边的人……只是厅级?”

    “有部级的呢,不过轮不到你,”黄汉祥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怎么,嫌人家跟你谈得时间短?”

    “长短无所谓,”陈太忠很自然地一摊手,他心里纳闷的是另一件事,“我以为要去什么地方呢,敢情是来黄二伯您这儿。”

    “要不我说你对不住我呢?”黄汉祥听到这句话,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不无恼怒(www.shubaojie.com)地瞪他一眼,“人家本来是要把你带走问的,这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在这儿问你了!”

    他这话又有一点不尽不实,x办的人想把陈太忠带走,这话一点不假,但是换在这儿发问,却不是看的他的面子,是看在黄老的面子上。

    黄老吩咐人打招呼了,x办这边就知道那个小家伙居然很受共和国元老的待见,等黄汉祥再打电话,说这边事情忙完了之后,那边不但立马安排了见面,也懒得把此人带走问了。

    当然,黄总好面子,少不得就要把这样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眼下听到这土包子居然连这样的轻重都不知道,卖弄之余也少不得点他一下。

    “哎呀,我还说见识一下一号办公室呢,”陈太忠没心没肺地来了这么一句,“啧啧……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机会了。”

    “拉倒吧,你身上破事儿太多了,”黄汉祥白他一眼,哭笑不得地伸手指他,“且不说那地方容易不容易进去,你一个比芝麻还小的副处,进去以后,也不是像刚才那么问你,你明白不?”

    “呵呵,看来还是黄二伯关心我,”陈太忠笑一笑,他觉得这话有点肉麻,不过想一想昨出来——黄总的年纪就在那儿摆着,他得敬老。

    “你才知道?”黄汉祥哼一声,不旋踵又叹一口气,“算了,你忙你的去吧,保华找你有事儿呢,你给我把事儿办得漂亮点。”

    啧,我还说引见完了就没事了呢,陈太忠心里有点郁闷:这是……逼着我犯错误吗?

    他心里只顾着发牢搔了,却是没反应过来,x办的人没把他带走问话,那就说明在人家眼里,他已经不是一个小副处那么简单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