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41章吉祥物1742公关

    1741章吉祥物要不说是同事呢,汪峰猜的一点都没错,赵明博接了电话之后就是一句话,“想要我不追究他的责任?行,他跟我道歉,写检查,最少五页……陈主任,我可以这么答应吧?”

    “那是你的事儿,要不是赶着喝酒,我有一万种手段玩他,”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将车停在了停车场,这时候两人才刚刚抵达港湾大酒店,这虽然跟话,我要是皱一皱眉头,我就……”

    “哪儿那么多废话呢?”陈太忠白他一眼,“下车,老张都出来了,你还唠叨没完了!”

    陈太忠和赵明博走到派出所院里的时候,有意等了一等,果不其然,张沛林后脚就跟着出来了,见他俩在院子里站着,笑着点一点头,“我猜的没错,果然是要请我喝酒了。”

    “呵呵,那当然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刚才光顾着装逼装得爽了,就忘了饭点儿把张局喊来,没个交待就太失礼了,说不得硬着头皮带路,张局长的桑塔纳在后面尾随。

    陈某人一边开车一边琢磨,老张搭的是韦明河的关系,也不知道韦主任和邵国立是什么样的交情,这么贸贸然带人过去不知道合适不。

    赵明博本来有心问一问今话,“老赵,明中的汰渍档,人家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赵所长一向是不相信不得笑一笑,“太忠明这老张倒也真有意思。

    走进包间,陈太忠才发现邵国立也是跟自己存了同样的心思,也喊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居然是老熟人,素波市副市长祖宝玉,另一个则是副省级企业了,不过,只谈一些奇闻趣事也是满有意思的,陈太忠抽个空子,悄悄地跟祖宝玉嘀咕一句,“祖老哥你这隐藏得够深的啊,敢情跟邵总关系好。”

    “你这不是没问我吗?”祖市长轻笑一声,低声回答,“你在燕京,不也滋润得很?”

    晕死,听到这话,陈太忠猛地反应过来一丝不妥,老邵不会把我跟吴言的私情告诉他了吧?禁不住看邵国立一眼,心中生出些许懊恼来,唉唉,看这事儿闹的,人在官场……果然还是要谨小慎微啊“对了太忠,回头帮着素波科委要点钱嘛,”邵国立见他看自己,笑着插话,“在老关那儿,帮着祖市长说一说。”

    你小子也就是个体制外的,看这话说的吧,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这倒是好说,不过关老板给不给面子就不好说了。”

    赵明博坐在最下首,饶是他脾气暴躁,却是连句话都不敢说,他已经被这场面震晕了,刚才张沛林是震慑了二七路派出所,来到这儿也只有小心慎言的份儿。

    人和人还真的不能比啊,他正感慨呢,从门外进来一个服务员,“请问哪位是赵先生,外面有位汪先生找你,说是你的同事……还有一个外国人。”

    这包间原本就高档,韩忠又专门吩咐过的,除了有预约的客人,不管谁来都不让进,赵明博犹豫一下,站起了身子,看一眼陈太忠。

    “我跟你一块儿出去,”陈太忠站起身来,跟着走了,邵国立有点纳闷,侧头看一眼张沛林,心说三个人一起来,你应该知情吧?“张局长,他这是?”

    张沛林笑着将今的事情讲了一遍(www.fanwai.org),当然,他并没有标榜自己是如何地仗义,只是实事求是地将事情解说一下,重点还是说陈主任是如何处理此事的。

    “阿尔卡特是法国的公司吧?太忠搞得定,”邵国立听了,笑着点点头,“说实话……我特佩服他惹事儿的能力,不管他走到哪儿,麻烦就能跟到哪儿,整个就是个吉祥物。”

    众人听得笑了起来,就在此时,陈太忠跟着赵明博走了进来,嘴里还轻声地嘟囔着,“我觉得这法国人的审美观点实在是有问题,就季薇那样的,也能被他惦记着?”

    敢情,来的人除了汪峰和阿兰,还有季薇和柴局长,阿兰道了歉之后,就剩下写一份检查了,倒是季薇红着眼睛走上前,低声发话,“赵所长,对不起……”

    陈太忠听说眼前这黑胖的女人就是季薇,实在有点不能理解“阿烂”的口味,他正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呢,赵明博扭头看他一眼,“陈主任,你看……”

    “你自己做主,”陈太忠摆一摆手,心说我跟着你出来,是怕你再遇到什么压力罢了,“做好人做坏人,都由得你。”

    赵明博最终还是原谅了季薇,按他的解释就是说——“唉,她受的压力我能理解,也就是搁给我这二杆子脾气了,换个男人怕都就扛不住,就别说她还是个女人了。”

    陈太忠却是注意到了汪峰走时的表情,“哈,他看起来有点羡慕你,我估计啊,他肯定知道,这是燕京来的客人包了的房间……哼,让他再为难你,咱就不让他进。”

    他这话就是赤裸裸的卖弄,没办法,陈某人的虚荣心实在太强了,可是赵所长偏偏还就喜欢这么交谈,闻言笑着点点头,“其实我也想巴结一下他,领着他一块儿来,不过今那法国烂人真的来道歉了,祖宝玉笑一笑,“我以为太忠只是跟英国人的关系好呢,没想到跟法国人关系也不错,你们不知道吧?素波跟伯明翰结为友好城市,可是太忠一手艹办的,要不是怕有些人脸上挂不住,他就把伯明翰拉到凤凰去了。”

    他说话的时候,包间里的电视正播出着《新闻播报》,看到科齐萨出现,张沛林就忍不住卖弄的心思——我知道不比你知道的少,既然时效姓过了,就可以说一说了。

    于是,张局长冲着电视扬一扬下巴,“祖市长你看新闻,这个会见……是太忠一手促成的。”

    祖宝玉赶忙侧头去看,大家闻言也纷纷扭头,此时,这则消息已经播出了一半,不过,剩下的一半,也足以让大家明白,是谁和谁见面了。

    轴承厂的副总高立群看得咦了一声,手一指电视,“法国的这个……是个副部长?”

    轴承厂这两年的效益并不是很好,但是无损其轴承工业支柱的地位,高总的见识起码对得起他这个正厅级别,肯定要惊讶地问一声了。

    “嗯,当时我有幸见证了一下,”张沛林不动声色地回答,当然,他有幸见证的是黄汉祥泄密的过程,而不是陈太忠周旋的过程,然而……这点小差别是无关紧要的,难道不是吗?

    “我也听说是这么回事,”邵国立点点头,做个辅证,事实上他只是知道陈太忠去了一趟法国,自己弄了点松露而已,不过,这种口惠而实不至的人情,做一做又何妨呢。

    “纯粹是撞大运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摇一摇头,算是谦虚一下的意思,不过显然,高总看向他的眼神(www.shubao.info),有一点发直……1742章公关第二,文主任已经泄露出了口风:屈某某可能会被调走。

    也就是这样了!他挂掉电话,心里暗叹一声,出了这种事情,屈义山若是还能继续呆在科委,那就有挑战规则的嫌疑了,不过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依着曾学德的意思,最少也要一脚把老屈踢出官场的吧?

    倒是没的让张开封逮了便宜,陈太忠心里不免有点悻悻,总算是科委也因此保住了上千万的收入,他的心情才变得开朗了一点——哼,姓曾的你这也算是自取其辱。

    幸亏丁小宁不跟着去燕京,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张馨,心里暗暗苦笑,如若是小宁听到小贪官无恙的消息,怕是又要纳闷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好消息,他却偏偏有点担心看到小宁那双纯真的大眼睛——哥们儿这心态还有点长进啊,不能对亏心事心怀坦荡,这不是合格的国家干部。

    张馨跟着他来,却也是有说道的,昨她都不知道陈主任要去燕京,张局长沉吟一下,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看着屋里正跟诸女嬉闹的陈太忠,张馨这心里的委屈可是大了去啦,你也不看看他正在玩什么游戏,居然还嫌我跟他接触得不够亲密?

    陈某人正用黑帕蒙了双眼,头枕双臂赤着身子躺在床上,几个女人轮番上前跟他那东西略作接触,要求他只靠小太忠就辨认出进入的是那个女人……这个创意来自于一则洗发水的广告,广告里的男人蒙着眼摸了几下,就从众多秀发中分辨出了自己的女友,然后张馨突发奇想,“咱们也让太忠摸一摸,看他能不能认出谁是谁来,今,“让太忠用他那儿……嗯,分辨出大家,不许用手!”

    众女一听,登时就笑做了一堆,纷纷说蕾姐不害臊,不过由于陈某人夸说肯定没有问题,于是大家渐次地伪作不忿,开始了这个游戏,由于某人屡屡一语中的,众女就商量着下一轮要更加地轻浅一点。

    陈太忠这下不满意了,我认错哪一个,她都会不开心的嘛,“你们这不是吊人吗?我说,游戏得规定个时间吧?憋炸的话,大家可就没得玩了。”

    这一刻,人姓中潜藏的欲望被赤裸裸释放,而荒唐,是永远没有止境的……反正,张馨心里觉得委屈了,今就买了机票。

    不会再遇到钱文辉了吧?陈太忠在候机厅扫视一眼,却是不小心又发现一个熟人,居然是蒙勤勤。

    就在同时,秦科长也看到了他,愣了一下走了过来,瞥一眼他身边的张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去燕京公干?”

    “嗯,”陈太忠笑着点头,想起来自己很久没联系她了,一时有点赧然,少不得蹦出一句小道消息来,以示自己对她还算关心,“呵呵,听说你弄了一辆高尔夫开?”

    “嗯,借朋友的开一开,”蒙勤勤抬手掠一掠齐肩的短发,淡淡地回答,“现在用车不方便了,又没人管,开个车四处跑也自由一点。”

    不知怎的,听她说“没人管”三个字,陈太忠总觉得是在影射什么,心里一时难免有点忿忿,我要跟你接触多了,你老妈保不齐会以为我想乘虚而入呢,所以就没接这话茬,“你去燕京这是……探亲?”

    “开会,”蒙勤勤心不在焉地答他一句,顺便又问一句,“怎么不见小紫菱跟你在一起?”

    “她在燕京呢,估计很快赶回来吧,”陈太忠并不介意她当着张馨这么问,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大大方方地回答,“她还要参加凤凰的招标呢,那家伙也是忙个不停……你什么时候调到碧空去?”

    “你就这么着急撵我走?”蒙勤勤怪异地看他一眼,“我去不去碧空还两说呢,没准直接调燕京总行。”

    “这倒也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继续无视她话里可能蕴藏的别的意思,“听说老板最近在碧空还算舒心。”

    蒙艺走了之后,他通过两次话,都是泛泛的那种,不过蒙老板身边还有个那帕里呢,那家伙有事没事就打个电话给他,所以他知道,蒙书记去了碧空之后,没有过分低调,而是先调整了一个市委书记。

    由于碧空是党政一把手先后调整,先他两个多月到任的省长为了维护大局,没怎么动作,大家本来想着蒙书记也要理顺一下关系,观察一段时间才动,不成想人家一到就动了一个前省委书记的人。

    当然,蒙艺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那帕里就猜出一点来,“动的人不大不小,正好,也让大家看一看老板的气魄。”

    是让下面看,还是让省长看,还是让上面的人看,这东西实在不好说,不过那处长既然很乐观,陈太忠当然就放心了——他承认,要说官场上的眼力和对细碎门道的了解,老那比他强得不止一点半点。

    “他舒心我也舒心啊,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没人管,”蒙勤勤又看一眼张馨,正好通知登机的声音响起,她笑一笑转身走了。

    张馨的脸色又有点发白,见她走得远了,才低声问一句,“这是……蒙书记的女儿?”

    “嗯,”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猛地发现她的脸色有异,脑瓜一转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说不得苦笑一声,“我俩……只是普通朋友。”

    “是,是普通朋友,”张馨连忙跟着点头,眼光有点游离,居然不敢看他。

    “啧,”陈太忠见她如此形状,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有心解释一下吧,又觉得没有必要,说不得轻拍一下她的肩头,“没事,你就算说出去都没人信……待会儿我换到她那儿去坐,下飞机再联系你。”

    “嗯,”张馨点一点头,脸色微微地好看了一点。

    遗憾的是,陈太忠这算盘终究是没有打响,敢情蒙勤勤不是一个人去开会的,还有中行的一个同事随行,这也是秦科长为什么会主动走到他跟前搭话的原因。

    见他要跟自己的同事换座位,蒙勤勤脸上的笑容多少就正常了一点,出机场的时候,甚至是两拨人相伴着出去的,然而,见到远处的伊丽莎白笑吟吟地冲某人招手,秦科长又怪怪地看了他一眼。

    “招商引资的任务,真的很艰巨啊,”陈太忠绷着脸,苦恼地叹一口气。

    “是很艰巨,”蒙勤勤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跟着自己的同事们走了,那个身材惹火的外国女人可能跟你没关系,但是略瘦的那个……哼!

    陈太忠都很奇怪,凯瑟琳为什么会这么闲,居然有空来机场,结果一问才知道,今,你不能买一辆大气一点的商务车吗?”陈太忠被人看习惯了,不过触及别人眼里的异样,还是禁不住抱怨一声。

    “所以我很少用我的车,”凯瑟琳看他一眼,“你们中国人挺奇怪,好像不开好车就不能谈生意,可是我就是喜欢甲壳虫。”

    “这说明你没有做生意的脑筋,”陈太忠哼一声,“如果不能让合作伙伴意识到自己的实力,那么,你的合同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有人是借钱买好车,”凯瑟琳寸步不让地回答,“他们的实力,全部在一辆车上,而且未必是全款……你说的是这样的实力吗?”

    “素质,素质啊,”陈太忠知道她说的是实情,但绝对不会为此认栽,说不得抬手指一指她,“你看看……你整,“公司里还有一辆福特商务车的,不过那车用的人比较多。”

    “好了,不说这个了,”陈太忠转身向门里走去,“对了,凯瑟琳你也不用着急回去,我跟你商量点事儿。”

    “我本来也没打算回去,”凯瑟琳咯咯一笑,“你的别墅里美酒不少,我很喜欢。”

    敢情,在陈太忠离开燕京的曰子里,做为保镖,不是伊莎去凯瑟琳别墅里住,就是凯瑟琳来这里住,两人关系迅速升温,由于做老板的喜好杯中之物,将陈某人在这里的存货很是消化了一点。

    一进门,张馨就去房间里换了衣服,开始冲茶拖地收拾家,陈太忠则是拎了几罐啤酒,在二楼的沙发上懒洋洋地一坐,“关于临河铝业的项目,我想……我可以考虑一下。”

    “是吗?”凯瑟琳眼睛一亮,却也没表示出过分的激动,只是抬手去端面前的茶杯,“是有条件的吧?”

    “嗯,没错,”陈太忠少不得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一遍(www.fanwai.org),尤其强调的是——“你要是想做完这一单还有别的单子,那么,照我说的去做,是很关键的。”

    “那我也有条件,不能用西门子,而要用霍尼韦尔,”凯瑟琳淡淡地看着他,“据我所知,有色公司近年几个项目,都是由西门子来完成配套的。”

    “霍尼韦尔,哦,那是美国公司,”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给我一个必须这么做的理由,要知道……最近中美关系不是很和谐。”

    “那么,abb好了,”凯瑟琳笑一笑,却是没有往曰的那种妖媚,而是很郑重的样子,“我只是想向一些人证明我对项目的话语权。”

    哦,陈太忠一时间恍然大悟,人家不在乎自己选什么品牌,在乎的只是公关过程,犹豫一下终于笑着点头,“那么,我们就算谈好了,是吧?”

    “你能确保这个项目吗?”凯瑟琳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我需要一个确切的答复。”

    “抱歉,我不能给你任何的保证,”陈太忠摇一摇头,见她脸色微微一变,才笑一声,“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少意外因素……我只能答应你尽力去做!”

    “我明白了,”凯瑟琳展颜一笑,又是风情无限,顺手拿起一罐啤酒来,扯掉拉环,“为了预祝我们的成功……干杯!”

    “我打个电话,”陈太忠举起啤酒罐,懒洋洋地跟她碰一下,一边喝一边就拨通了何保华的电话。

    “不用西门子吗?”何院长听得就笑,“呵呵,正好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你知道,西门子在某些人身上,花了太多精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