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六章 连环怕

    “陈哥,这个也是红星队的,不过是替补,”铁手一指那正在挣扎的高个子,看得出来,那小伙子的脸上,稚气尚存。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凑到了陈太忠的旁边,“该怎么弄他们,你说句话吧,铁手我要是犹豫一下,那就不是男人!”

    陈太忠盯着他看了半的?“原谅你了”——靠,要不是自己见机得快,那肯定就跟着倒霉了。

    “你……赔偿陈哥的损失吧,小蓝,”他侧头看一眼被打成猪头一般的蓝劲龄,冷笑着发话了,“惹了别人倒还好说,自己不开眼,陈哥的女人……那是你招惹的吗?”

    “宏晨大哥也是凤凰人,”蓝劲龄哼一声,眼睛兀自死死地盯着陈太忠,“我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

    “想打电话?没问题啊,”铁手看一眼陈太忠,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随即转头冷笑一声,“不过,先把眼前的事儿交待了,跟你说,朱宏晨在陈哥眼里,狗屁都不是,别说我没提醒你。”

    陈太忠一听这话,感觉这话有点不对劲,铁手这是想做什么?直接拉我跟朱宏晨对掐吗?

    不过,事情已经闹到眼下这步,他也没什么退路了,掐就掐呗,一个踢球的……切,不用官场规矩的话,哥们儿伸个小指头出来,也捻死你一万次了。

    “我……出两万,”蓝劲龄也是明白人,知道现在这事儿,已经走上黑道的处理方式了,“反正我不是没动吗?一个小姐而已。”

    “你妈才是小姐呢,”丁小宁不干了,破口大骂,“敢说我妹子是小姐?”

    “五万,就这么多了,”蓝劲龄一听这话,撇撇嘴叹一口气,“我打边后卫的,能有几个钱?再不行,那就只好让警方介入了,这周我们可是还有比赛呢。”

    “找警察?”铁手听得就是一笑,这笑容配上他的络腮胡子,颇有几分狰狞的味道,“哈哈,你嫌自己死得不够快的话,随便啊。”

    “那铁手哥,你说个数吧,”蓝劲龄心里还真奇怪了,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反正我的身家就是那么多。”

    铁手看看李凯琳,嘴巴动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终于还是拉了陈太忠一把,“陈哥,找个地方说两句?”

    陈太忠也正有此意,于是两人走进隔壁的包间,铁手犹豫一下发话了,“这个……您说个数吧,我不敢帮您做主。”

    “先等等再说这个事儿,”陈太忠手一抬,阻止了他的话,“我是想问一下,你怎么跟红星队的这帮鸟人勾搭上的?”

    “啧,韩老五引见的呗,朱宏晨也是咱们老乡,”铁手撇撇嘴,看那样子有点郁闷,接着又叹一口气,“唉,谁知道这帮逼玩意儿这么让人闹心啊?”

    “韩老五给你引见?”陈太忠听得更好奇了,这都是唱得那一出啊?“他不是跟咱们不怎么对劲吗?而且……他怎么又跟朱宏晨弄到一起了?”

    铁手听到陈太忠这么不上路,就有点奇怪,不过想想人家终究是政斧官员,不是专业混混,觉得倒也能理解,“啧,陈哥,韩老五朋友多啊,玩赌球呢……”

    敢情,甲a联赛这两年搞得风生水起的,境内外就有不少势力拿甲a来“赌波”,当然,所谓的赌波看起来比较公正,但是很多俱乐部身后,都有一些黑手,尝试着去控制比赛结果。

    韩老五在出了自己想为家乡经济建设出一把力的想法。

    按说,朱秉松并不待见别人对凤凰的支持,不过朱宏晨手里那点钱,实在不值得他多说半个字,而且,红星队这帮人,在素波的名气并不好,朱市长耳朵里早就听到了,只是为了素波的城市名片着想,他也就懒得计较了。

    而红星队的这帮人,还偏偏地不争气,从来没弄回来过什么好名次,否则的话,朱市长也能在素波随手划拉俩项目打发他。

    既然他们想祸害凤凰,那就由他们去吧!朱秉松这么认为,现在,都有人背后叫他“红星队的朱市长”了,隐隐有影射他不务正业的意思。

    再说,省纪检委书记蔡莉今年必定要去省政协做主席,朱秉松已经将锁定了这个位置,既然要到省里去了,那么适当地撇开一点“素波情结”,关注一下凤凰,也是该有的觉悟。

    就因为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朱秉松才破自己收拾朱宏晨都是手拿把掐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丫有把柄在韩,这是一件极为滑稽的事儿,被两个省委常委看重的城市名片,不怕官场中人,却是要视混混的眼色行事,而那些混混,却是又最忌惮来自政斧的打压。

    正是所谓的“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的连环套,规则的微妙,效果也就体现在这里了——无论是明面上规则,还是潜规则。

    对铁手的建议,陈太忠嗤之以鼻,“哼,我稀罕那点投资吗?对了,照你这么说,朱宏晨这次也来了?”

    没错,他是个以工作为中心的人,但是,这是他不服输的姓格使然,却并不是说其本人真有多么高的觉悟。

    红星队的人,夺他基业在前,侮辱他的朋友在后,这点气都出不了,他这个罗,这里出事了,才带人过来看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