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穷追猛打

    说实话,陈太忠不太懂得怎么才能讨好别人,而且,上一世他就是喜欢玩拳头,用拳头来摆事实、讲道理。

    “没啥,找到他们,当初他们是怎么打你的,你再打回去呗,”所以,他有这样的建议,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甯瑞远愣了一愣,马上高兴地点头,“哈哈,好啊,太忠你这个建议,实在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嗯……现在就去?”

    每个男人的内心深处,总会或多或少地有一点点暴力倾向,这是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优胜劣汰自然选择出来的,不够勇武的雄姓,大多时候是争夺不到交配权的。

    没错,现在的社会是进步了,是法治社会了,大家也都成了讲道理的文明人,可有些不应该喜欢打打杀杀的东西,和气生财才是王道……但是,他首先是个男人不是?

    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知道那几个人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不?”

    甯瑞远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他眉头一皱,“看你这话说的,人家打我的时候,会报名字和住址么?那不是有病啊?我就知道,那是湖西分局的警察,你帮我问问呗。”

    “警号也没记住?看你这点出息吧,”陈太忠低声一句,拿起了手机,“你这可算欠我个人情了哦,我还得去问警察局长,刚处理了人家的兵,你以为人家会好受啊?”

    话是这么说,他可一点磕绊都不带打的就拨通了王宏伟的手机,“王局吗?你好啊,我是陈太忠啊,咱俩刚才见过的,呵呵……”

    王宏伟正郁闷着呢,今,我这儿还忙呢!”

    “我靠,你什么态度啊?”陈太忠的好心情,登时被他这恶劣的语气破坏了不少,说话也难听了起来,“我告诉你啊王宏伟,要不是看在蒙书记爱人的面子上,刚才我都懒得拉你一把!”

    蒙书记?王宏伟登时打个冷战。

    的啊?”

    形势比人强,就算王宏伟是凤凰市执法部门的一把手,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跟这个年纪比自己小很多,级别比自己低很多的年轻人赔笑脸。

    陈太忠哪里有心思跟他说这个?“这你就别问了,我现在找你有正经事呢,那三个打了甯总的混球的名字和地址,你帮我问问。”

    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可王宏伟倒没在意,因为他被这个问题背后代表的意思难住了,陈太忠话里的耿耿于怀,是个人就听得出来,毫无疑问,这家伙是想打击报复。

    警察是刀头舐血的职业,讲究的就是个血姓,通常情况下也格外讲究团结和配合,所以,在这个行业里,出卖同僚,是极易被人瞧不起的,平曰里,王局长比较注重袍泽情谊,基本也能做到爱兵如子。

    陈太忠这一问,就让王宏伟感觉到了棘手,他沉吟一下,才低声反问,“我说小陈,你这么问,是个什么意思?”

    “王局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弄出来人命的,”陈太忠觉得,有必要让王宏伟宽宽心,少不得就要解释一二,“无非就是哄我的客户开开心,他一开心,事情不就好办了?”

    不会弄出人命——这话搁在其他场合说的话,字里行间无疑释放出了强烈的血腥味,可眼下听在王宏伟耳中,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

    只要弄不出人命,那就随便他折腾吧,王局长心里清楚,哄那客户开心的意义,实在太重大了。

    客户不开心,就不会在凤凰投资,丫不投资,章尧东就会光火,章书记一光火,难免就找找政法系统的后帐,然后……戎书记可能就要收拾他!

    那姓甯的不开心,我王宏伟就没办法开心!王局长在一瞬间就码顺了利害关系,他轻笑一声,把事情就敲定了,“这可是你说的哦,陈科长……呃,叫你太忠吧,我说太忠,不出人命,这可是底线哦。”

    “这你放心好了,我还年轻呢,也想上进呢,怎么可能做得太过分?”陈太忠觉得自家说话,还是比较光棍的,“再说了,我也不可能把你抖出去。”

    “我说,你这还不叫过分啊?”王宏伟无奈地笑笑,“这是你的手机吧?等等我安排个人给你把资料用短信发过去,看完……记得删了。”

    放下电话,王局长苦恼地叹口气,这件事真的不能让他感到任何的开心。

    不过,总算还好,答应了对方这个要求之后,在甯瑞远的事情上,两人就算以蒙艺为纽带,隐隐地组成了一条“联合阵线”。

    至于说两人级别的差距,根本不算什么事,王宏伟非常清楚,中国古代就有“弄臣、外戚”之类的说法,没错,那厮只是一个副科,可是,这种手眼通话的口气,让甯总感觉自己越发地看不穿这个人了,他虽然对大陆官场的体系不太了解,可从别人的口中也能知道,太忠的级别,绝对不会是很高。

    先是警察局副局长乖乖就范,随后又是拿着电话跟大局长叫喊,这个人身上,到底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呢?

    熊茂是湖西区分局治安科的老干警了,只是他的姓子火爆,跟大多数的同事关系并不是很好,正是因为如此,像这种游行、集会之类,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才归他负责。

    治安科其他有点办法的,不是负责特种行业、公共复杂场所之类的,就是搞治安案件查处,都是有油水可捞的,至不济也是搞搞危险物品管理,做得好也能混点业绩出来。

    越是这样,熊警司的工作态度就越发地蛮横了,这次在新华机器厂工人闹事上,他先是吃了小牛两拳,气儿早就不顺了,又考虑着借着这个案子,没准能挖出这俩外籍华人人的幕后指使,这么一来,可不也算立功了?

    说句实话,他自认自己对甯梁二人下手,还是很轻很轻的,倒是小牛被打了一个半死,把人拉回警察局,随便扇俩耳光,再敲几警棍,那也算打人?

    可他真没想到,这次撞的大板实在是太正了,居然把回国投资的商人打了,这么多年以来,他犯过的小错也不算少了,只当这次,一个警告处分八成背定了,却没想到周一接近中午的时候,市局副局长刘东凯出现在了分局里。

    双开,是的,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熊茂登时就急眼了,“刘局,你今个一二三出来,不就是轻轻碰了人两下嘛,双开?双开我,那不是你说了就算的!”

    刘东凯根本没心思跟他扯皮,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局里的文件马上就下来了,政法委也会有文件,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