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7,耳光

    <script>app2();</script>

    来旺媳妇亲自打开山间的玻璃门,顿时一股馥郁的香幽幽而来。顾宝婴惊讶地“啊”地一声,这么多的兰花啊!粗略看去,竟然不下一两百盆!这些兰花想必是料养得极好,在这深秋,依然又不少仍在绽放娇颜,吐露芬芳。

    顾宝婴一一仔细看去,但见这间温室内的兰花竟包揽了兰花蕙兰、建兰、寒兰、春兰、墨兰以及莲瓣兰各个品种。各种花型琳琅满目,许多顾宝婴根本就没有见过,她见每个花盆上都有着小小的标签,写着每株兰的名字。顾宝婴每看一个,就赞叹一声。一株翠绿的瓣形兰花名“谢荷素”、一株鹅黄色的素心荷瓣名唤“天逸荷”、一株叶片较其他兰花叶片要厚得多的冰清素雅的雪白梅形荷瓣素心兰,名唤“永怀素”......还有兰谱上有的绿云”、“翠盖”、“绿英”、“紫绶金章”、“翠一品”、“赤蜂巧”、“仙绿”、“大绿荷”、“绿魁”、“翠蟾”、“紫寒兰”、“白报岁”等等。只看得顾宝婴目眩神迷(www.xinbanzhu.com),舍不得挪动脚步。

    奇特的还有数株叶片肥大的热带兰花,花色多彩艳丽,整个花冠大过碗口,有红黄粉白桃各色,绚丽夺目,风姿绰约,芳香喷发。让顾宝婴啧啧称奇。

    眼见着顾宝婴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秋远急了,急忙给秋丰使眼色,自己上前随手捧了一盆绿色的热带兰花给顾宝婴道:“顾小姐这么喜爱兰花,真是这些花的知音呢。俗话说,宝剑赠英雄,这兰花也得送给知己。这盆兰花是我家少爷从南洋带回来的,万里迢迢一路辛苦照料,也只活了这几本。今天就送给顾小姐一株,望小姐能好好照料。”

    顾宝婴微笑不语,仔细打量手中的这盆兰花,只觉得鲜艳妍丽,高雅华贵,自然是极好的。但是她并不收下,而是伸手指了指温室尽头的一支单独的花架上的一株兰花道:“我最喜欢这一盆,就要它了。”

    秋风秋远和来旺媳妇一起变了脸色。只见顾宝婴的纤纤玉指所指向的,是一盆用羊脂白玉雕琢的花盆,里头一株兰花正在微微摇曳。叶面青翠油糯,经脉清晰,叶姿婆娑,芽尖娇嫩碧洁,煞是惹人怜爱。然而最美的却是那几朵静静开放的花。白色的花朵形态浑圆饱满,如一朵美玉天成的荷花,玲珑剔透,那亭亭玉立之风姿,真让所见者均感叹世间有如此灵物乃大幸也。

    不得不说顾宝婴的眼力确实算得上是高明。这株“素冠荷鼎”的确是这座兰房里最为珍稀的一本。但是最为特殊的却不是它的价值,而是它是海磐千辛万苦地淘了来送给寒栎十岁生日的礼物。孙家的人都知道海磐在寒栎心中的地位,若是海磐还在又是一说,但是这既是海磐的遗物,它在寒栎的心中会有多重,这几个人都是深为了解寒栎的人,自然都知道。

    秋远毫不犹豫地送出那盆热带兰,便是想转移顾宝婴的注意,打发她算了。万万没想到顾宝婴这么敢张口,直接就点名要这株素冠荷鼎!

    秋丰眼一急,便要上前。还没等她动作,便见一直沉默(www.zhaishuyuan.cc)至今的沾衣淡淡开口道:“妹妹不可。这株素冠荷鼎是我弟弟的至爱,等闲他在家的时候,都不给人看一眼的。今天我们也是托了顾伯母和妹妹的福气才得以这么近的欣赏一下。这座兰房里的兰花,除了这株外,我都可以做主送给妹妹,妹妹喜欢什么再挑两盆吧。”

    顾宝婴愣了,她想不到这软糯得跟个包子似的孙沾衣竟然敢反驳她。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不成!顾宝婴冷笑道:“嫂嫂好大的口气啊,让我再挑两盆?可是我偏偏就喜欢这一盆呢?这可怎么办呢?”

    秋丰再也忍不住,昂然道:“她自然做不了主!在这潇湘馆里,别说是大小姐,便是老爷夫人来了,也做不得主!我们的主子只有寒栎少爷一个人,不经过他的许可,这潇湘馆的大门不对任何人开放。今天是看在大小姐的面子上请您进来。但是要说是拿走这里的东西,她还真做不了主。”

    史氏和顾宝婴大怒(www.shubaojie.com),史氏回头冲沾衣发作道:“这就是你们家的家教?!一个奴才敢这么对主子说话!还不赶快拉去打死了!”

    秋远道:“顾夫人您多虑了,我们家的家教用不到您操心。倒是您在别人家里这么耀武扬威的,却不知道是什么家教。打死我们?您可没这个权限呢,我们的卖身契少爷已经还给我们姐妹了,我们倒也算不得孙家的奴才了,更不是你顾家的奴才。对不起,这座星园是少爷出钱建的,是少爷的私产,我们少爷交给我们姐妹打理,如今我们想让谁进便让谁进,我们不想让您进,便请您二位出去吧。来人呐!送客!”

    说完,她指着来旺媳妇道:“混不长眼睛!尽带些这般人来胡闹!这里可是什么人都来得的?!你们是看少爷不在了便想另攀高枝怎么着?我看待少爷回来了,你想怎么交差!还不快去提几桶水来,让人拿布过来擦地!”

    一番话说得顾氏母女无地自容,史氏怒(www.shubaojie.com)火冲冠间,抬手就想朝沾衣脸上挥去。只听“啪”地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沾衣的泪水忍不住地流下来。

    秋丰秋远和来旺媳妇都傻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史氏只不过是个未过门的婆婆,便敢这么对待沾衣!

    顾宝婴见孙家下人一个个看着她们母女仿佛要吃人的目光,心里有些发憷,她暗暗埋怨母亲太过暴躁,想整治孙沾衣回去怎么整治不成?想她死也不过一会的功夫,可那就太便宜她了呢。更何况她的嫁妆还没到手呢。如今这个耳光一打,只怕孙家再没用也要反悔了,这可还没成亲呢,他家若是反悔了这些嫁妆还到哪里去要?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380_150101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