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6,变脸

    <script>app2();</script>

    她叹了口气道:“这满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的家里的人,哪一个都得记得住,生日、寿辰、红白喜事,事事不能落下。顾琮有是个只专心读书的,你妹妹又小,还不是我一个人苦苦支撑?这一年里两场国丧,我作为命妇,还得跟着去哭灵、随祭,一来一回足足闹了有两个月,吃吃不好,睡睡不成,可不就熬得坐下了病不是?你伯父昨日跟我说,让你来帮着管几日的家务,我心里直嗔着他不通情理,这哪有未过门的儿媳妇到婆家管事的?让人听了还不笑掉大牙么?还是你妹妹出了个主意,不说你来管家,只说你来服侍我的病,如此一来,说出去了,知道的人还说你贤惠、孝顺,还好听,你看这样可好?”

    沾衣含羞笑道:“伯母思虑自是周全的,沾衣本来就是来伺疾的,这本是我的本分。”

    史氏见她答应了,心中才放下心来,欣慰地拍拍沾衣的手道:“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是那般调三窝四的搅家精。就这样吧,武嫂子,你去安排一下,让沾衣就住在我的东跨院,左右你伯父都是在外书房歇的,这内院里就咱们娘儿们几个,你住我旁边,照料起来也方便些。”

    沾衣自是不无不应,低头应是了。心中还为史氏难得的对她和颜悦色而感到高兴。不无雀跃地打起精神想好好表现一番,好博了未来婆婆的欢心。

    她见顾宝婴一直不言语,便从春浅手中接过一只匣子,递给顾宝婴道:“几月不见,妹妹出落得越发出众了,我这里有一段衣料,乃是江南谢神针亲手所绣的,大概裁成了衣服除了妹妹是谁也不配上穿的,妹妹看看可还喜欢?”

    听得谢神针的名声,那顾宝婴一贯清冷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好奇来,却是不自己接过来,挥挥手令身后的小丫头接过锦匣打开,取出一方衣料来。

    这方衣料甫一打开,立时便如一片灿灿的彩霞落入屋中,光华烁灿,不可方物。除了孙家主仆三人外,房中的众人都不禁赞叹出声。仔细看来,那方锦缎乃是淡金色,却用五彩丝线绣了幅百花争荣图,果然不愧神针之名,配色清雅,针法细腻,栩栩如生。

    即便矜持如顾宝婴,见了这段衣料也不禁笑开了颜,拿过来不住地在身上比量,思量着该裁什么衣裳的好。

    史氏这才真的笑开了心,对沾衣道:“我儿,难得你有心,你做嫂子的,能这么疼爱小姑才是正理。”

    沾衣得了史氏的夸奖,只有些受宠若惊,又拿过谷雨手中的一只小些的紫檀匣子递给顾宝婴道:“这是年前我母亲令人给我穿的一套头面,我看着别致了些,就给妹妹留着了,今日正好一起给妹妹送了来。”

    顾宝婴听见了,放下手中的衣料,从匣子中拿起看时,原来是一套珍珠头面,难得的是一色粉红的珠子,虽不甚大,但是粉色的珠子本就少见,能凑得齐这套头面却就十分不容易了。这套头面穿成了六朵莲花、一支大凤、两支小凤,俱都十分精致,虽在明亮的光线下,仍旧(www.fqxs.net)发出淡淡的珠光来,显见珠子的成色是十分好的。

    顾宝婴拈起一支珠凤来,对着阳光仔细打量了一番,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显见的是十分满意。她将珠凤放回盒子内,眼光无意间扫过一直捧着匣子的沾衣的胸前,“咦”的一声,被沾衣胸前的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她将匣子交由丫头,指着沾衣的胸前道:“嫂嫂,你这带的是什么?能给我看看么?”

    沾衣一低头,原来是寒栎那年走之前送她的那颗“蛟泪”,一是睹物思人,二是因寒栎说过,这颗珠子可以养人的,她便天天带着了,久而久之,便习惯了,出门前也没有特意想起来。

    此刻见顾宝婴好奇,她连忙摘下来递给顾宝婴,道:“这是我弟弟送我的,名叫“蛟泪”,据说是海中鲛人泪珠所化,有蓝绿二色,能日照生烟,佩戴久了,还可驻颜美容。”

    顾宝婴爱不释手地把玩着蛟泪,听说还能驻颜美容,更是心中大动,一边不舍地将蛟泪还给沾衣,一边撇嘴道:“可惜我没有这么好的哥哥弟弟,能给我找着这么好的东西来。”

    她意兴阑珊地看着那套粉珠的首饰,不见蛟泪还可,见过了蛟泪,便对比得这珠子如同粪土一般。她酸溜溜地道:“有了蛟泪,难怪得嫂嫂看不上这套首饰了,才送给我。叶儿,你们几个将这几枚珠花拿去分了吧,我难不成还要带人家挑剩的东西不成?”

    沾衣听了,委屈得眼泪几乎要瞬间流出来,史氏见了女儿不高兴,又偏偏不能看沾衣那幅含泪不语的狐媚子模样,忍耐不住便发作道:“人家做兄嫂的,那个不是对小姑千怜百宠的?偏偏你就能做得出来,拿一副不要的首饰来搪塞你妹妹,你若是没有诚心,干脆什么也不给便了,何必拿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侮辱人!难道我顾家的女儿要用你不要的东西不成?!”

    沾衣几乎被史氏这番疾言厉色的训斥给发作得傻了,在她活过的这十几年中,怎会有人这般训斥她?所有的人无不将她当做手心里的珍宝,仔细呵护,生怕风大了一丝都要吹坏了她。怎会有人这般不留一丝情面地训斥?

    沾衣站在那里,屈辱地几乎想能让面前的地面裂个大洞出来,将自己埋进去才好。一时间只会流泪,摇着头呐呐道:“不是的,不是我不要的......”

    春浅看不得顾家母女欺负自家小姐,上前去扶住沾衣,给她拿帕子擦泪,转身对史氏道:“这是我家夫人专门使人收了好几年才凑齐的颜色相近的珠子穿的,小姐统共就这一套,自己舍不得带,专门挑出来给顾小姐的,怎么是不要的?我们家这样的首饰可没有第二套呢。”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380_142923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