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6,凉州卫

    <script>app2();</script>

    詹家主仆二人想是饿得很了,詹大就着一大盆肉连汤风卷残云般吃下一摞馕,食量让孙家一群汉子都叹为观止。詹继祖吃饭却是稳重自持,虽然速度不慢,却是仪态大方,显见不是小门小户出身。

    詹大正吃着,突然神色一变,伏到沙上听了半饷后跃起:“不好,他们追来了!爷,咱们快走!”詹继祖沉吟了下,摇摇头:“不行,来不及了。我们人困马乏,走不了多远。况且我们一走,他们,”他看看孙家众人:“必无幸理。”

    寒栎侧头凝神静听一会,嘴里数着:“四十,四十八,五十,嗯,是五十六骑。还有五十多里。”

    他扬扬眉看着詹继祖,一字一顿:“詹公子,若是劫匪,劫了你也罢了,会从青石硖几百里一路追来?他们劫的是什么?是你这个人罢?”

    他盯着望着他目瞪口呆的詹继祖:“詹公子,你大约也不是姓詹罢?你的那匹花卷儿后腿上烙的是‘北隶’,那是北戍卫亲军的马罢?”他指指追兵的方向:“那批人,敢在凉州卫的辖区抢劫、追杀上千里,也不是普通人罢?”他又听了听后道:“蹄声整齐划一,虽数十人如一人,队伍中无任何嘈杂喧哗,只怕普通的府军都无此严整。”

    他肃容对詹继祖:“权且还称呼你詹公子,本来你是何人与我们无干,官家之事我们小民也不去掺和。不过现在唇亡齿寒,他们既然冒充劫匪,显然是此事见不得光。他们杀了你也必会将我们灭口。逃是逃不了了,现今只有一计,”

    他看向詹继祖:“你可信我?”

    詹继祖已由最初的惊叹中回过神来,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小兄弟贵庚?”

    寒栎白了他一眼:“十二。”

    詹继祖哈哈大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孙兄弟年纪小小,却如此惊才绝艳!实不相瞒,我实是北直隶督统府的指挥佥事。此次因暗访凉州卫指挥洪国锋贪污渎职一事,并拿得确实罪证。只是最后被洪贼警觉,是以派人追杀于我。不想竟然遇到了孙兄弟,却是缘分了。兄弟既如此说,想来必是胸有成竹,哥哥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了。只要摆脱这起追兵,赶到西宁卫的辖所,我们就安全了。以后必当重谢!”

    寒栎又白了他一眼:“谁是你兄弟,我可当不起!”

    心下实是发愁:“什么狗屁的‘猿粪’!平白无故招下这个灾星来!事情未必如此人说得如此简单。只是现在不下辣手却恐怕是无法平安脱身,罢了!且如此罢!”

    转脸吩咐:“再架一口锅,都煮上肉,快!”他从腰中掏出一个细瓷小瓶,将里头淡黄色的粉末倒入两口肉锅中并十来袋烈酒中,又另取个小乌木瓶,将里头的粉末倒进一袋水中晃匀了,递给众人:“每人喝一口。”

    众人知道是那加料的肉的解药,都接过笑嘻嘻地喝了。只詹大悚然:“这是什么?”寒栎看他一眼:“你倒是不必喝了。”詹大大松一口气。谁知寒栎接道:“你喝却是浪费了。”詹大还待瞪眼,寒栎已吩咐:“来人,把他们俩绑了起来!”

    詹大猛然跃起,“唰”地抽出腰间宝刀,厉颜挡在詹继祖前面:“贼子敢而!”詹继祖按住他:“没关系,这是黎兄弟的欲取先予之计。”双手负后道:“绑吧。”寒栎赞许地点点头:“不错,还有些聪明。”

    看看绑好的詹氏主仆,寒栎皱了皱眉,想了一下,抓了一把沙子扬在詹继祖脸上。詹大怒(www.shubaojie.com)吼方出,寒栎已照样抹了他一脸沙子。詹大被塞了满嘴的沙子,怒(www.shubaojie.com)骂尚未出口,詹继祖呛咳着吐出嘴里的沙子:“兄弟好细的心思!”一边说,一边又将头脸在沙地上蹭了几回,顿时又是一副蓬头垢面的模样。詹大也恍然明白,连忙也照样学习。

    寒栎看着詹继祖暗暗点头:“此人不仅城府深沉;而且聪明过人、举一反三;偏又能如此忍得。却是个人物。看他对我已起招揽之意,若想安然脱身,说不得只有舍了这些累赘货物方可。”心下计较已定,不由微微而笑。

    却不知詹继祖心下更是骇然:“这黎寒小小年纪,却怎生如此厉害!眼厉手毒,做事滴水不漏,长大后不知能怎样翻云覆雨!必得想法子将他招揽到手下,如若不能为我所用,却必得想个法子除去才好。”

    两人心下都风车般转着念头,面上却都是相对粲然而笑。

    肉锅里的汤刚刚冒泡,一声呼啸,沙梁上已是冒出了几十骑人马来,清一色黑衣黑布包头,为首的二人一个虬髯怒(www.shubaojie.com)目,另一人面色阴沉。

    来贵站起来问道:“各位怎地深夜还在赶路?夜里寒气甚重,下来烤烤火罢。”

    寒栎作畏惧状叫道:“来贵叔你好不晓事!你怎知他们不是强盗!就叫他们来烤火!”

    那个面色阴沉的汉子看到孙家确是个普通的商队,寒栎又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略去了几分戒心。纵马来到跟前到:“诸位休怕,我等是甘凉道都户府的差役,奉命追捕两名人犯。不知各位可曾见到可疑之人经过?”

    寒栎见他眼神飘忽不定,手却紧紧地握在刀把上,知道他所言必非实话,又见他戒心甚重,就丢了个眼风给来贵。

    来贵一拍大腿:“好不巧也!傍晚我们在此宿营,却见有两人倒在地上,我家少爷见他们带着兵器,身上又有伤,恐怕是歹人,教小的们绑了,待到卫所好交给军爷。”

    两个黑衣人大喜:“人在哪里?快带来我看!”

    黑狗子等人忙把捆在阴影里的詹氏主仆提了来,黑衣人将二人提到火旁细看,心花怒(www.shubaojie.com)放,哈哈大笑:“哈哈!不想被我等立下这个天大的功劳!”他看看寒栎:“多亏这个看谁都是歹人的愣头青小崽子,误打误撞擒得此人,却送了我一场大富贵。看在这份上,等下让你们死得痛快些就是!”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380_14291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