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3,脑补

    <script>app2();</script>

    这时兵士们将那哭哭啼啼的姐妹俩带了过来,姐妹俩扑过来,一左一右地抱住王庭的大腿,哭得那个梨花带雨:“军爷~,我们姐妹真的没有说什么反书啊,我们哪有天大的胆子,敢说反书......呜呜......我们都是良民百姓,可不敢干那造反的勾当啊,爷,您要明察啊!:

    什么?造反?!王庭心头咔嚓一声,仿佛被雷电当头劈中了一般。瞬间他想起来那个声音、那个背影、那个人!他激动得顿时浑身颤抖。他想一蹦而起,偏偏腿上还挂着两个泪人儿,这也顾不得了,他左右各自一脚,将姐妹俩踢开,直着脖子吼出来:“抓住那几个人!”

    可是楼下正纷乱如菜市场一般乱哄哄的,谁知道他说的是哪几个人,等他说明白了,士兵们再去追,那几人早已经踪迹全无了。那姐妹俩见没人顾得上她们,也连忙爬起来,彼此打个眼色抹了抹眼泪钻进人群,瞬间不见了。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宣府镇的四座城门就已经缓慢地关上了,紧接着的,是全城的大搜索。王庭坐镇在指挥使司内,兀自喘着粗气。我的奶奶!这要是捉住了那个人,该是多大的功劳!别说一品二品,皇上会不会赏我个超品的爵爷当当?这可真是咱老王家祖坟冒青烟啦!

    王庭又懊恼,自己怎么反应慢了那么半拍呢?若是一眼就认出人来,还能让人跑了?天灵灵地灵灵,玉皇大帝佛祖菩萨,满天神佛各路神仙,求你们保佑保佑,让我能捉住那个人,我一定遇寺烧香见庙磕头,吃斋念佛改恶向善!

    逐渐的,各路搜索的兵士们的回报让王庭的希望逐一破碎。最终确定了,就在关城门的前一会儿,几个疑似的人骑着快马出了北门。等王庭带着人追到了北边的最后一个隘口清边口,得知那几个人果真已经通过了清边口......进了草原了。

    王庭怒(www.shubaojie.com)得狠抽守关的小兵们,还是跟随的王吏目仗着自己是心腹,上去劝解:“大人,人既已出了关,此去漠漠草原,已是难寻踪迹了。不如回城,看看可能找着其他线索不能?”他尚且不知道他家大人是怎么发了疯,好好的姐妹花抛开不要,来追几个大男人。这会子可好,鸡飞蛋打,一头都没落着。

    还是在兵士将运来客栈的掌柜的和伙计一索子牵了来,据几个人所供,那几个人是两天头里来投宿的,那个个子高高的似是主子,像是身子不好,时不时地咳嗽,从不开口说话,一进客栈就闭门不出,饭菜都是送进房的。只在今天听姐妹花说书精彩,方才出来略坐坐。

    这几个人大概是要进草原的,打听的都是采买骆驼的事。其余的......

    “对了,还有!”其中一个伙计想起来:“那个高个子的腰间挂着一块玉佩,他行动时衣衫缝里露出过一块玉佩,因那玉质特别,是块墨绿色的龙,小人就记得了。”

    “是这块玉啊!这是先皇亲赐的飞龙佩,其他的亲王都是四爪螭龙佩,唯独他的是五爪飞龙佩。飞龙在天,当即天子位啊。”

    宝座上坐着的一个体型肥硕的男人看着手中的一块玉佩的图样,对对面一个穿着五彩飞鱼服的高大男子道。

    那穿飞鱼服的男子道:“这块玉佩那人从不离身,那日后随他一同不见踪影。这么私密的东西那个客栈的伙计决然造假不出。还有那日他们被王庭逼窜逃逸,匆忙间留在客栈里的一些用具来不及带走,呈上来验看过了,都是内造的。想必这次定然是他真身无疑。只是可惜,我们一直都在海上搜寻,却未想到他竟然神出鬼没去了北边!万幸王庭是认得他的人,否则我们岂不是还在大海捞针。”

    那个肥胖男子点头道:“纪纲,皇爷已经下密旨,着你去宣府彻查此事。一定要抓住他的尾巴,将他擒获。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死活不论。这次你要是将这事办好了,皇爷心怀大慰,好处嘛,你自然知道。”

    这竟然是外间传闻不和的太子殿下和锦衣卫指挥使纪纲。

    纪纲躬身领命:“臣遵旨。请殿下放心,定不辱命!”

    出了大同,往南去的官道上,有两匹无精打采的老马拉着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在慢悠悠地走着。车厢里,一个高高的年轻人的手里正把玩着一块玉。对面的一个黑黑的孩童嘻嘻笑道:“就是这块玉?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个高个子年轻人笑道:“自然是假的。不过,这世上的除了那个人自己,其他人可都分辨不出它的真假来。”

    这两个人竟然是易了容的海磐和寒栎。那日寒栎出了那个“移祸江东”的主意之后,就缠着海磐要去看热闹。海磐也是玩心大起,两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一拍即合,你一言我一语将整个计划定了下来。更是看戏不怕台高,亲自来看现场版演出来了。

    海磐解释:“这个整块的墨玉本来就是我家献上的,洪武爷吩咐内造监雕了十块龙佩出来,唯独太子的是块五爪飞龙佩,其余的燕晋桂谷周等九位亲王俱都是四爪螭龙佩。先太子薨后,这块佩就传给了先逆皇太孙。这些事儿,别人不知道,我们这些近臣之家都是清楚的。我们家当初还余了些边角废料,仿个块把出来自是容易。玉佩倒是好仿,倒是找个能瞒得过人的人来,可费了大手脚。实在找不着太过相似的人,万幸有一个声音与那人十分相像,另一人的背影相似,让他们二人坐在一处,人多嘈杂,想那王庭也分不出来不是一个人。”

    寒栎笑道:“反正那人是要藏头露尾的,有个相似的声音,再背影形似,我们做了七分已经足够了,其他的,任凭他们脑补去吧。”

    海磐笑道:“正是,这作假做到十分才是费力不讨好的事,须知万事太过完美才是最大的破绽,留点余地,真真假假,虚实相间反而更显得真实。倒是这王庭人虽则草包,但是记心却好,单凭声音和背影就能认出人来了,到少了我后面的许多手脚。来,为王指挥使浮一大白。”

    “哈哈,舅舅,我是小孩子,喝不得酒的,我陪你喝果汁好了。”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380_142914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