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7章 rchapter58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耗了这么久,盛从肃已经耐心耗尽,要不是对手是傅家,换城中随便哪一家,他肯定不会这会儿还陪着耗。,: 。而如今,宋如我已经飞往大洋彼岸。

    连事主都已经放过了,盛从肃做这些事也不知道给谁看。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做些事情,并不是给谁看,更多的是为了自己。

    为了自己那一颗曾经爱过的心,也为了让自己不留遗憾。

    三月中旬的时候,住了十天icu的傅雨终于转进了普通病房。她醒过来的那一天,傅家琪在布桑开展的巡回演奏会第一场上座率凄惨,在演奏会之前的宣传活动上,有媒体直接施压寻问关于傅家电影公司被爆出洗黑钱与‘女’明星不正当‘交’易的黑幕。傅家琪是搞音乐的,向来十分清高,当即黑脸,于是直接导致了之后宣传活动无人报道,最后票房惨败,这对于一个正直年轻气盛并且年少成名的音乐家来说真是奇耻大辱。

    太子爷一生气,傅太太很快就做了决定,将人送到了傅雨的病房,并且邀请了盛从肃,意图当面说清,两家也有商有量,谁的错谁来承担。

    三月中旬的天气已经渐渐回暖,布桑城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盛泉打电话来汇报傅家行动和邀约的时候,盛从肃正在哄盛泱吃中饭。小姑娘近来‘性’情变得越发有主张和叛逆,连吃中饭这种事情都开始自己有主见,并且为了证明自己长大意图制定自己的用餐时间,当然肯定是与父亲错开。

    小姑娘皱皱眉头:“你先去办正事吧。”

    可过了一会儿,她又问道:“泉叔叔有没有说我妈妈的事情?”

    “你妈妈这两天比较忙。”

    盛泱戳了戳碗里的蛋羹,她支着苹果一样的脸蛋:“这我知道,妈妈这两天去美国总部开会了,要下一个星期天才能回伦敦。”

    宋如我回到英国之后,常常和‘女’儿保持通话,并且很多时候都会报备行踪。只不过,每一次通话,盛从肃无法参与罢了,也不知道他们母‘女’聊了什么。

    盛泱也不知道发什么小脾气,愈发看自家爸爸不顺眼,有时候竟然还不理他。真是学了她妈妈那副高冷样子十成十。

    “那你还问。”盛从肃心气儿不顺,冷冷地冲着盛泱说道。

    盛泱对她爸爸光火倒也不当回事,继续戳着碗里的‘鸡’蛋羹,一小勺一小勺地往嘴里送。

    过来一会儿她终于说道:“老七,连周唯一他妈妈都回来了。”她语气不无带着些许羡慕和难过。

    盛从肃怎么可能不明白?

    接着小姑娘有些赌气地说道:“爸爸你就不能主动去找妈妈嘛?!她让你走你也不要走啊!待在她‘门’口她也不会赶你走啊!”

    盛从肃沉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出‘门’了,你在家里不要调皮。”

    刚被叮嘱完的盛泱就“噔噔噔”地跑上楼,再也不管盛从肃了。

    从香江别墅到附一院是三十分钟的车程,一路畅通无阻。盛从肃在附一院特殊病房内见到了醒过来的傅雨和站在一旁的一个中年男人。而傅家派出来的仅仅只是一个老管家而且。很明显,他们两个人已经被傅家放弃,现在‘交’到盛从肃手上任由他处置。

    中年男人一直微微低着头,他向盛从肃承认自己收过傅家碧的钱并且是他推宋如我下山,目的本来是杀死宋如我,没想到宋如我福大命大竟然被救活。

    盛从肃坐在病房向阳的地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听着这个男人不声不响地回答。他便想起来,不久之前,宋如我双‘腿’瘫痪意识不清的样子。

    然后他再一次承认,宋如我拿到的那个所谓的录音笔,记录着撞死纪凡命令的录音笔属于伪造。

    事实的真相是,纪凡当初确实是事故身亡,肇事司机亦是当地白人。而盛从肃,确实是派了人跟踪宋如我和纪凡,这也是引起纪凡紧张怀疑的原因,并且导致了在纪凡死后,宋如我意图调查车祸事件的原动力。

    而那个曾经为盛从肃服务的司机早已经拿到大笔钱财远走高飞,也没有给他病重的儿子留下医‘药’费。

    盛从肃一直在听他说,一直到他说完,然后傅雨拔掉了手上的静脉针,从‘床’上直直地翻滚下来,居然硬生生地对着盛从肃跪了下来!傅雨一直低着头,嘴里喃喃着:“七公子,七公子,您放我一条生路。”

    其实傅雨做的手段说不上很高明,只不过她得到了一定的助力,而她的对象宋如我又对于盛从肃充满着恨意。所以,傅雨得手很快,快到她得意忘形,居然敢在艾雷岛主动见面盛从肃,自然要成为傅家一颗弃子。

    而盛从肃,当然对她厌烦无比,尤其是当他看着这个‘女’人居然还跪在他面前求饶的那一刻,真是觉得恶心。

    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求饶算是什么回事?他盛从肃在一生中唯一的宋如我身上跌过多少次跤,也还是承担后果。

    盛从肃皱了皱眉头:“你不用求我,求我也没用。”

    他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病房,再也没有看傅雨一眼。而当天下午,警方介入,动手的那个中年男人在半夜里自杀,用的是藏在贴身衣物里的一把瑞士军刀,十分快狠准地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血溅了一地,死得很快,没有救活。

    而傅雨被保外就医,但是已经录完口供,她对于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警方很快就决定对她提起公诉,她将面临法律的制裁。

    盛傅两家恩怨到此结束,盛从肃也没有追着他们打,媒体对于傅雨只是零星报道一下,也没有大肆宣扬,毕竟傅太太多年情面不好不照拂。

    3月16日,宋家的二‘女’儿宋天真即将嫁给布桑城中沈家的儿子沈溥。而这一天,沈宋两家为此联姻将举行盛大的宴会,袁敏安排妥当之后终于想起来宋如我。

    那一天,宋如我将再一次回到布桑。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