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61:大结局(012000+字)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文筝走出这小区的时候,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精神恍惚。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刚一出去,就在马路边开始呕吐,陌生的路人经过,对她指指点点的,都在说这是不是被人抛弃了的孕妇啊。

    孕妇?

    文筝心头一惊,陡然想起一件事……列假没来,都超过半个月了。

    该不会真的中了?

    文筝的心情就像这阴天似的,灰蒙蒙一片。

    如果不立刻去检查,她更会不安的。

    文筝立刻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出来,如预期那样,她真的怀孕了。

    怀孕一个多月……

    这本该是个令人欢喜得消息,因为翁杭之曾说想要个二胎,而家里人也盼着能再有个小孩,她怀孕,该是喜事。

    可现在,这事儿还能算是喜事吗?翁杭之此刻正跟于妍琪打得火热呢,她怀孕,竟成了对这段婚姻的最大的讽刺。

    文筝回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她饭也没吃,钻进卧室就没出来。

    晴晴以为妈妈累了,她也不调皮,乖乖地陪在妈妈身边。

    这孩子不愧是文筝的贴心小棉袄,能感知到妈妈的情绪,所以也不缠着要妈妈讲故事了,安静乖巧。

    文筝其实是坐立难安的,可她不能将自己的悲愤表现得太明显,因为孩子很敏感,她不想影响孩子。

    这就使得文筝只能忍,辛苦地忍着,不能哭,不能发泄。

    这滋味很难受。

    这都在辗转不安中,文筝满脑子都是翁杭之和于妍琪在一起的身影,想到他们说的话,再想到曾经与翁杭之有过的甜蜜时光。

    无名指上的指环,此刻竟成了讽刺。

    这是翁杭之的外公为这小夫妻准备的婚戒,是他和老伴儿戴了几十年的戒指,寓意是希望翁杭之和文筝也能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愿望是美好的,然而现实呢?却是残酷的。

    这才结婚多久点?就出了个于妍琪,是翁杭之初恋的妹妹,不但得到翁杭之的怜惜,还得到了他的信任他的重视。

    多大的讽刺啊……文筝心里尽是苦涩的汁液,满满的无法排解。

    这,翁杭之没有回来,文筝辗转不安,通宵未眠。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心痛甚至心碎。

    爱情,婚姻,难道真是这么不堪一击吗?于妍琪凭什么可以夺走属于文筝的幸福?难道就因为她是于嫒灵的妹妹?于嫒灵,翁杭之到底爱到什么程度了?

    文筝感觉自己就是个傻帽,以为和翁杭之是两情相悦呢,才短短的时间,就被人从天堂推到地狱。

    面对即将被公诉上法庭,文筝已经是够心烦的,现在翁杭之又变心,跟她摊牌……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吗?

    而这些,她都只有独自承认,她不会告诉别人,因为不希望任何人为她担心。

    第二天是周六,然后是周日,这两天,文筝都在家带孩子,四门不出。

    魏明涛有时会来家里,都是跟文筝讨论案子的事,可他不会主动提起翁杭之,对此,文筝觉得,兴许魏明涛也是知道点什么的。

    期间,沈驰也来过,同样的,他也不提翁杭之,只关心案子,还有就是逗逗晴晴玩。

    文筝也曾问过沈驰和魏明涛,知不知道翁杭之最近在干什么,两人都很诧异,说他不是在忙公事吗?

    文筝就明白了,再问也不会有结果的。

    其实,仔细想想,还有什么好问的,她亲眼看见翁杭之和于妍琪在一起的,翁杭之也承认了他没有相信过她,还说不会回家了。

    这意味着这段婚姻名存实亡了吗?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到了星期一,今天是开庭的日子。

    翁锦良也气得不轻,打电话叫翁杭之回家,他却说他会直接去法庭。

    翁锦良搞不懂儿子在干什么,文筝也不说,但他感觉不妙。

    岂止是翁锦良,所有人都感觉不对劲,因为翁杭之没有跟文筝一起出现。

    文筝是在魏明涛和沈驰以及杜佩箐的陪同下来法院的,她身边没有翁杭之。

    这就让人纳闷了,翁杭之去哪里了?

    开庭前十分钟,翁杭之才到场了,他竟然是跟于妍琪一起来的。

    于妍琪,她那只受伤的左手已经康复,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她现在看起来精神焕发,哪里像是不久前才因氰化钠中毒而抢救的人?

    她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得意的笑,像个沐浴在爱河中的幸福的小女人。

    不知道的还会以为她才是翁杭之的老婆呢。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杜佩箐更是差点要冲上去揍人了,还好又被杭靖枫给拉住了。

    像杜佩箐这么暴脾气的美女也只有杭靖枫比较能hold住。

    翁锦良和文力扬,两亲家这脸上挂不住,更多的是气愤,追问文筝,她却只是苦笑着摇头说:“庭审过后再问他吧。”

    嘴上这么说,那是不想让公公和老爸当场发作,实际上文筝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她不会打掉孩子,但她也不会在苟延残喘的婚姻中度日。

    庭审结束之后,她会向翁杭之提出离婚。

    没有感情和尊严的婚姻,她不会要,她也不会允许自己跟另外的女人共拥有一个男人。

    既然他不爱了,她就远离他的生活,带着孩子相依为命。

    文筝的脸色很憔悴,因为这几天都没睡好,加上怀孕了有害喜的反应,对她更是一种折磨。

    现在的她,看上去就像是被褪去一层神光。

    当看到翁杭之和于妍琪一起出现时,她只瞟了一眼就转过身去,不敢再看。怕自己会忍不住真的当庭爆发,别说是打人了,很可能做出更可怕的事。

    善与恶,有时只在一念之间,就看这个人的控制能力了。

    文筝虽然伤心痛苦又愤怒(www.shubaojie.com),可她不会让自己因此变成一个罪人,所以,她坐着,安静地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现在最要紧的是文筝的案子,其他的事只能之后再说了。

    翁锦良和文力扬都忍着,杜佩箐也被杭靖枫牢牢看着,紧紧拽着不放,生怕这脾气火爆的女人会做出什么吓人的举动。

    也难为了杭靖枫,为了看住杜佩箐,他忍受着杜佩箐的白眼……因为翁杭之啊,杭靖枫是翁杭之的小舅舅,杜佩箐现在就是拿他撒气。

    文筝去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很不巧,又碰到了翁杭之和于妍琪。

    真是冤家路窄。

    自己的丈夫,可见到的时候却是这样心痛,这滋味,就像被钝器割着一样。

    翁杭之很平静地看着文筝,但文筝却不能淡定,因为于妍琪的手还挽着翁杭之,这分明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文筝强忍着心头的剧痛,清冷的眼神喷着火:“你们……还要不要脸?这是法院,一个有妇之夫跟一个小三这样明目张胆的,就不怕污了翁家的名声,污了你大律师的金字招牌?”

    这话,竟惹得于妍琪发笑。

    “文筝,你这是嫉妒吗?你应该怪自己没那么福分,谁让你曾经害死我姐姐呢,今天我就是要看你会被判多少年。”于妍琪说到这,转头看着翁杭之,头靠在他肩膀上,眼睛却是得意地望着文筝……

    “连你老公都不帮你了,你还好意思说我是小三?他不爱你了,你死心吧,现在他的女人是我,等今天一过,他就会跟你办离婚手续。也真苦了他,从你被警察抓的时候,他就巴不得你会被判刑,那样才能给我姐姐报仇,只不过为了做得好看一点,他还要假装关心你,把你保释出来……其实以翁家的实力,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将这件事压下去,不用送去检察院,你也不会被公诉,呵呵……可是那样做,就对不起我姐姐,所以,你必须被判刑,才能告慰我姐姐在天之灵。”

    于妍琪这么多嘴,是有原因的,她是想让翁杭之和文筝之间的裂痕加深,这样翁杭之不忍心说出的那些话,都让文筝知道了,他就算什么时候心软都没用。

    果然,文筝气得脸色铁青,因为翁杭之的沉默(www.zhaishuyuan.cc)等于默(www.zhaishuyuan.cc)认了于妍琪所说的。

    “怎么不说话?她说的是真的吗?你其实在知道我就是于嫒灵那次事故的实习医生时,就耿耿于怀,是吗?那我可不可以联想一下,这次我之所以会被送上法庭,其实是你亲手策划的,对吗?你说话啊!”文筝声音嘶哑,一只手下意识地放在肚子上。

    孩子,本该是她和翁杭之爱的结晶,现在却只是个讽刺。

    于妍琪也在看着翁杭之,她刚才那番话,一石二鸟。一是刺激了文筝,二是可以试探翁杭之的虚实。【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让于妍琪高兴的是,她看到翁杭之点头了……

    可文筝,这无疑就是被狠狠地打击,连渣都不剩。

    还有比这更残忍的吗?他原来早就跟于妍琪串通的,亏他一直还演戏演得那么像,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是她笨她傻她蠢,才会以为他是爱着她的。

    “我说过于嫒灵的事与我无关,可你不信,为了这个,你就要亲手毁了我?这样才显示你对初恋的忠贞吗?翁杭之,原来你心里住着一个魔鬼,呵呵……呵呵呵……”文筝在笑,只是这笑,无比凄凉。

    翁杭之望着文筝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然后转身,若无其事地对于妍琪说:“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你不是以为我还对文筝有感情么,现在呢?”

    于妍琪脸都笑开了花,亲昵地依偎着他,得意忘形地说:“咱们这次一定会笑到最后,不枉费我的一番苦心。”

    “苦心?怎么说?”翁杭之搂着她的腰,嘴唇几乎贴到她耳边。

    这亲密的姿势,使得于妍琪脸红心跳,魂儿都快飞出来了,加上刚才见到翁杭之对文筝的态度,于妍琪心里的警惕心彻底松懈。此刻,在翁杭之这超级男神的“男色”下,她整个人都快融化了,不小心就脱口而出:“为了替姐姐报仇,我差点都被氰化钠害死,如果我当时手一抖,可能就真的救不活了……”

    翁杭之佯装惊喜地说:“原来还真是你自己下毒的,这招苦肉计太妙了,不但为你姐姐报仇,还能让我摆脱家庭的束缚,一举两得。可是你那么做太危险了,万一多了一点剂量都是会出人命的。答应我,以后不可以这么冒险,知道吗?我会心疼的。”

    “放心吧,阿詹教过我的,我不会搞错。”

    于妍琪已经被喜悦和幸福冲昏了头,激动地靠在他怀里,害羞地点头,还踮起脚尖要吻他……

    就在她的唇差一点触到翁杭之时,他刚好转头看前边:“有人来了,注意点。”

    说完,两人已经分开,看起来一切都挺正常的。

    有人进去卫生间了,于妍琪还有点不悦,刚才差点就吻到他了,真是的……不过还好,他跟文筝决裂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在一起亲热。

    “走吧,快开庭了。”

    于妍琪点点头,转身就往前走去,她看不到翁杭之此刻的表情,否则她的脚步就不会这么轻快了。

    开庭了,听审的人不少,除了翁家和杭家的人,于妍琪的父母,还有朗坤律师事务所的人都来了,梁雪瑞也在,甚至还有当时为文筝担保保释的三个人。

    其实法庭外还有不少群众和记者在等着结果的。

    代表检察院一方的公诉人叫周鸿德,是一位资深的法政界人士,从事这个工作二十余年了,经验老道,他将会是魏明涛的劲敌。

    气氛有点严肃沉闷,文筝坐在被告席上,她旁边就是魏明涛。

    公诉人周鸿德,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问题。

    “法官大人,被告的辩护律师,是被告的丈夫所经营的律师事务所里的律师,因此,公诉方有理由质疑辩护律师在庭上的辩词是否有不合理的人情成分存在。”周鸿德声音很大,故意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

    果然,法官脸色微微一沉,看向魏明涛。

    下边那一片座位上,站在文筝这方的人,都不禁开始感觉不妙,这公诉人是啥意思?要给被告方来个下马威么?

    文筝也在看着魏明涛,她没想到公诉人会这么说,这对她很不利。

    但是,魏明涛却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法官大人,这有一份文件请过目。文件证明了在一个多月之前,翁杭之已经退出了朗坤律师事务所。他不再是那里的律师,也不再是我的合伙人。”

    这话……让全部的人都惊讶了,公诉方更是难以置信,这么会这样?

    要知道,魏明涛和翁杭之的合伙人关系,是会让法官不由自主地去考虑魏明涛所说的辩词是否是客观事实。

    可现在,大家才知道,原来一个多月之前,翁杭之就跟事务所散伙了?但怎么当时没有风声传出来?

    这么大的事,文筝不知道,翁家的人也不知道,就连朗坤事务所的工作人员miss吴他们也不知道,此刻正一脸错愕呢。

    文筝看向翁杭之所坐的方向,她是在想,他那个时候退出事务所,是什么意思?

    法官看了文件之后,确认了这个事实,公诉人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继续开审。

    公诉人先是问了文筝一些基本的问题,再问到关于她对于妍琪的印象,以及跟于妍琪之间都发生过什么。

    文筝都如实回答了,但正因为她的诚实,公诉方会紧紧抓住一点不放。

    “被告,你当时看到你的丈夫跟于妍琪在休息室里那么亲密,你为什么可以还保持冷静呢?虽然你丈夫和于妍琪不是真的在做什么,可以你看到的画面,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讲,最正常的反应就是发脾气,可你没有,为什么呢?”

    文筝的心在滴血,回想起那个时候,自己真是傻,还相信他呢……

    “我当时是看到了,但我当时没发脾气是因为我相信我的丈夫。”文筝说这个话,该有多么痛苦,她信任的丈夫,事实证明他根本不爱她。

    “你撒谎,真正的原因是你当时就嫉恨于妍琪,你以为她和你丈夫有不正当的关系,但是你却不说出来,装作没事,实际上你怀恨在心,在那个时候就开始想要除去于妍琪了……”

    “反对!”魏明涛站起来大声说道:“法官大人,公诉人这是在进行无端的揣测!”

    法官看了看公诉人,淡淡地嗯一声:“公诉人,请注意言辞。”

    公诉人也不急,笑了笑说:“我的问题暂时问完了。”

    当然了,他要说的都说了,就是希望法官能认定文筝的作案动机。

    魏明涛冷冷了瞥了一眼公诉人,再看看于妍琪。

    “辩方要求询问本案受害者于妍琪。”

    “同意。”法官同时抬手示意,表示魏明涛可以开始了。

    于妍琪坐在公诉人旁边,看着魏明涛走过来,她还是有点不安,因为她在事务所上过班,知道魏明涛也是个很厉害的律师。

    魏明涛神情严肃,镜片背后的两只眼睛发出明亮的光。

    “于妍琪,你先说说为什么,你在知道文筝就是你老板翁杭之的太太时,你还会继续留在事务所上班?你不是一直都因为你姐姐那件事而仇恨文筝吗?”

    “我……”于妍琪一时语塞,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我那个手还没康复,找工作四处碰壁,只有翁杭之收留我在事务所里打杂,如果失去这个工作,我就没了收入。所以尽管我知道老板的太太就是文筝,我也继续工作。”

    “是么?难道就没有别的原因?你不觉得你的老板很有魅力吗?你目前还是单身,没有男朋友,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要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呢?”魏明涛的话,后边感觉有点跑题。

    公诉人立刻说:“法官大人,辩护律师这是在问与本案无关的问题,反对!”

    魏明涛却也朗声说:“法官大人,我的问题,其实很重要,这关系着受害人于妍琪是否对被告的丈夫有企图,如果她有企图,那么,她所说的证词,可信性就降低了。”

    法官略一思索,微微点头:“辩方律师继续。”

    于妍琪一听,越发心慌了……她也不傻,假如被爆出她对翁杭之的心思,会对她很不利的,所以她要尽力隐瞒着。

    “于妍琪,请你如实回答刚才的问题。”

    于妍琪无奈地咬咬牙,看向翁杭之……但奇怪,翁杭之的座位上居然没人,他去哪里了?

    于妍琪这心里一急,说话就有点慌了。

    “翁杭之是我曾经的老板,他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男士……我……我……”

    “你也认为他很有魅力,那你对他有过幻想吗?”

    “我……”于妍琪不敢再说话了,真想把自己嘴巴缝上。

    其余人也都很好奇于妍琪的回答,可是有的人心里清楚,她岂止是幻想,她都已经付诸行动了。

    好在于妍琪也是个精明的人,意识到眼下情况不好,赶紧地说:“虽然我老板很有魅力,但我知道他结婚了,我对他没有幻想。”

    魏明涛不置可否,转身回到位子上,表示这一轮已经问完,但他还有话说。

    “法官大人,本案至今最大的疑点是,氰化钠的来源,到现在警方都没查到。如果是我当事人所为,可是却查不到她从哪里得到的氰化钠,这不是明显漏洞吗?氰化钠是管制类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如果不能证明我当事人从哪里得到过氰化钠,她被控的罪名就不应成立。还有,至始至终,怀疑我当事人下毒的,都只是猜测,就因为那些药在出了药房之后就只有我的当事人和于妍琪接触过。但是却没有人亲眼看到是我的当事人下毒了。法律讲求的是证据,本案证据不足,我的当事人是无辜的!”

    魏明涛说得斩钉截铁,下边一群人都感觉很痛快。

    而公诉人也是抱着想打快节奏的心态,现在又轮到他了,他按照先前的策略,就要尽快结束。

    “法官大人,本案其实没那么多纠结,简单清楚的事实就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案件资料、口供,以及人证,朗坤事务所有三个人都能证实亲眼看到被告将药给了受害人。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氰化钠,微量就能致死,如果不是被告下毒,还会是谁呢?被告也有下毒的动机,就是嫉恨受害人,想除之而后快。这是对法律的藐视,这是不可原谅的罪恶。恳请法官大人判被告蓄意谋杀罪成立!”

    公诉人的手指着文筝,义正言辞的样子,他是在根据事实说话,但因为是公诉人,他和魏明涛是对立的,所得出的结论也是相反的。

    法官也头疼,这案子比较棘手啊,双方都好像很有理……

    文筝见法官这表情就感觉不妙,愤懑之余忍不住高声说:“我没下毒,我没害人!”

    文筝这么一说,于妍琪也坐不住了,带着哭腔的声音喊:“就是你害我的,你还不承认!要不是抢救及时,我早就不在人世了!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你休想逃脱法律的制裁!”

    “呸!谁能有你毒?”

    “你……最好判你个无期徒刑!”

    “……”

    两个女人终于是爆发了,激动地吵起来,法官只能重重在桌子上一敲!

    “安静,安静!”

    法官威严的声音让文筝和于妍琪感到压力,消停了,可双方那眼神就像是两把刀在对砍。

    法官都陷入两难,正在犹豫思索之际,只见法庭的大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的人是翁杭之,他朝着魏明涛做了个手势。

    魏明涛脸上露出几分激动与兴奋,忽然哈哈一笑:“法官大人,我要求传召一位新的证人,他会为我们揭开氰化钠的来源之谜!”

    一众人都惊到了,这什么情况?

    全都看向门口,只见翁杭之和程烨带着一个瘦瘦的年轻小伙子进来了。

    于妍琪看到这个人时,脸色大变,气得差点晕过去!

    这时候,于妍琪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蛋!

    “法官大人,这位就是新证人。”

    法官正头疼了,听到有新证人,顿时表情都缓和了,立刻同意。

    那瘦瘦的男子被带上证人席,接受询问。

    文筝也是懵了,呆呆地看着翁杭之……他带来一个新证人?什么意思?到底发生什么了?

    翁杭之却坐回到位子上,神态自若地看着庭上,一点都不紧张。

    魏明涛知道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刻,成败在此一举!

    “证人,请你告诉大家,你的名字,从事什么职业,以及你跟于妍琪的关系。”

    于妍琪……她现在已经脸色惨白,人在发抖。

    瘦瘦的男子有点腼腆,声音很轻:“我叫詹鹤,我在一家化工厂上班,我是于妍琪的高中同学。”

    “你最近一次见到于妍琪是什么时候?做了什么?”

    詹鹤紧张地握着椅子的扶手说:“最近一次见到于妍琪是在半年前……我跟她偶然在街上碰到,我们就约着一起吃饭,当时我喝醉了,她送我回家……我家里有我从厂里偷偷拿回来的氰化钠。因为家里的老鼠太猖獗,开始几次用老鼠药有效果,后来不管用了,我只能想办法弄点氰化钠,想着放在老鼠药里毒死老鼠。”

    听他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好像开始明白了一点什么,文筝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立刻冲到翁杭之身边去,因为,她明白了,翁杭之根本没有背叛过她,这一切都是翁杭之的计划,他是为了这一刻而牺牲自己,宁愿被文筝误会。

    詹鹤还在继续说着,于妍琪已经快晕了。

    “我喝醉了就口无遮拦,于妍琪问我什么我都说了……当时没反应过来,可后来我第二天酒醒了就有一点模糊的印象,她问过我关于氰化钠的使用方法,用多少能毒死人……还有,她说好奇,要我给拿给她看看,我也拿了。但随后我发现我拿回家的氰化钠不见了,虽然只是一点点微量,可是如果人吃了是会出人命的,我当时很害怕,,我找遍(www.fanwai.org)了都没看到氰化钠……”

    “那你后来有问过于妍琪吗?”

    “我问了,她说……说她也是拿回去毒老鼠的,我就没再追问。可是前不久我看到新闻说她差点死于氰化钠中毒,我当时就懵了,心想那么巧?但新闻说是有人涉嫌下毒害她……”

    说到这里,已经够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怎么回事。

    公诉人那一脸的菜色,挫败的表情,看向于妍琪的眼神,都说明……没戏了。

    魏明涛再一次提高了声音:“法官大人,氰化钠的来源一直都是本案最大的疑点,现在水落石出了,来源就是于妍琪的高中同学。由此可见,于妍琪本人也有下毒的嫌疑,反之,没有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从哪里接触过氰化钠,公诉方所控的蓄意谋杀罪,不应成立!”

    一槌定音,随着魏明涛话音刚落,下边杜佩箐激动得站了起来,兴奋地拍手,还好是杭靖枫又制止了她。

    再高兴也不能在法庭喧哗,要保持安静。

    可是现在无法安静了,支持文筝的人一个个都笑开了话,而于家的人就灰溜溜的。

    那于妍琪都还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明摆着的,氰化钠,于妍琪从詹鹤那里拿走了,她完全有可能自己下毒,就算她差点死掉,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詹鹤是翁杭之找来的,为什么会这样?于妍琪整个人都崩溃了,她终于明白自己有多蠢,竟然相信翁杭之会背叛文筝?

    心理防线的崩溃,于妍琪的仇恨让她丧失了理智,不用律师问,她都认了是自己下毒。

    真相水落石出,文筝无罪释放,而等待于妍琪的就是刑罚。

    这一刻,文筝含着热泪奔向翁杭之,一头冲进他怀里,哭得像个孩子。

    翁锦良、文力扬、杜佩箐和杭靖枫,还有沈驰,以及事务所的人,全都围在一块儿,就跟过年似的欢喜。

    “哎呀,亲家,看来我们是错怪杭之了,他是用心良苦啊。”翁锦良看着儿子,满眼都是骄傲。

    文力扬也是一改先前的愤怒(www.shubaojie.com),眼眶发红:“我有个好女婿……好女婿啊……”

    杭靖枫就十分得意地瞅着杜佩箐:“看到了吧,这才叫真男人,以后别再说好男人都死光了,咱这多着呢。”

    杜佩箐难得不跟他抬杠,乐呵呵地说:“这回算我错,我误会翁杭之了。”

    不容易啊,要杜佩箐这辣妹主动认错,可她高兴。

    文筝可不管多少人在看,她必须要哭出来才舒服。

    小手捶着翁杭之的肩头,闷闷的声音说:“你太坏了,你想接近于妍琪,为我找证据,你也该事先告诉我啊,你知不知道你把我气成什么样了?我还真以为你会跟她……跟她……呜呜呜呜……”

    翁杭之紧紧抱着她,大手为她擦去眼泪,温柔得像春风:“我如果早跟你说了之后你再配合我演戏的话,就不会有那么逼真的效果,就骗不过于妍琪了。为了找到氰化钠的来源,我可是费了大功夫啊,想来想去,不是你下毒,只能是于妍琪了,但没有证据,我只能假装接近她,假装我是因为于嫒灵的事而记恨你。”

    “那于妍琪说你是最开始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就说你想报复我?”

    “是啊,实话告诉你吧,出事之后,我和明涛第一次去医院见于妍琪的时候,我就决定要演出戏,从那时起就在策划了。”

    大家听到这里,都纷纷赞叹,不愧是律政界的不败男神,就他这高瞻远瞩的眼光,难怪能立于不败之地。胆大心细,滴水不漏,说的就是翁杭之这种人。

    文筝惊讶地张着嘴,破涕为笑,却还有疑问:“那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找到詹鹤?”

    翁杭之眼底的冷色闪过,想起了于妍琪的狡猾。

    “于妍琪刚开始不相信我,我只能经常去看她陪她,慢慢地让她松懈。并且让她以为我只爱过于嫒灵。其实我对于嫒灵谈不上爱,没交往过,只是彼此有那么意思,却谁都没说出来,我对她,是欣赏的成分更多。可为了让于妍琪相信,我必须说谎。我还把她接到我的公寓去住,为了就是进一步取得她的信任。”

    miss吴听得竖起了大拇指:“老板,你太厉害了,简直是威武啊!”

    “那是必须的,咱的大boss,能差吗?这头脑,咱们全部加起来也不如啊!”

    翁杭之知道大家好奇,接着又说:“文筝前几天跟踪我,其实我是知道的,我故意装作不知,是为了让于妍琪看到我和文筝之间产生矛盾了。那次果然是让于妍琪放松了戒备,我当晚还把家里的酒拿出来给她喝,她喝得多了,终于吐出一个秘密,那就是,她曾得到过氰化钠。但是我还不能走,这只是证实了我猜测的一半,我的目的是要找出来源。所以,我这几天每天都跟于妍琪在一起,她就觉得我真是不爱文筝了。”

    原来如此啊,翁杭之真的太能忍了,每天面对于妍琪,他该多难受。

    “今天开庭前,在卫生间门口,我和于妍琪碰到文筝,也是我故意的,我看到文筝去卫生间,就拉着于妍琪也去。就是为了能碰上。都要开庭了,我不得不加紧,能套话的时间不多了。还好于妍琪在说了那些话刺激文筝之后,我的沉默(www.zhaishuyuan.cc),让她更加放心,她得意忘形,说出了阿詹……我早就调查过于妍琪,她所认识的人当中,有一个叫詹鹤的,在化工厂工作,可我一直不敢直接去问他,怕打草惊蛇,万一惊了于妍琪,她就有所准备,今天在法庭上就会很悬。”

    说起来好惊险,翁杭之竟是在开庭前一刻才得到线索的,所以他开庭之后就不见了,就是去找詹鹤了。

    文筝现在是又哭又笑,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不,应该说,她从未失去过翁杭之的爱。

    这段时间的伤心痛苦,都在瞬间被治愈了。有他的爱,世界是天堂,反之就是地狱。

    文筝搂着翁杭之的脖子,情不自禁地亲了亲他的脸,惹来大家的哄笑,她也不管,可是,下一秒,她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老婆?”

    “我想吐。”

    “啊?”

    文筝感到了胃部在翻腾,好难受……

    “我其实在几天前检查出了怀孕,我还没告诉大家……”

    文筝这句话,顿时让一众人都傻眼,然后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笑声。

    翁杭之一边笑一边紧张地抱着文筝:“老婆,你现在怀孕了,可不能激动,赶紧的别哭了,咱回家去……”

    “对对对,快回家,我去买个土鸡回来炖汤。”说这话的人竟然是杭庭玉。她也想加入这个温馨的大家庭了,她孤独很久,她想重新有个家了。

    翁杭之也不知是听没听到,不做声,只是搂着文筝往外走。

    翁锦良和文力扬都高兴得合不拢嘴,互相已经在开始讨论以后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这真是双喜临门,文筝的罪名洗脱了,还怀孕,最开心的是翁杭之原来没有变心,他才是最辛苦的人。

    经历了这些,文筝和翁杭之的感情会更加牢固,稳定,相处也更加默(www.zhaishuyuan.cc)契和融洽了,彼此的信任更是达到了新的高度。

    现在回头再看看,所有阻挠文筝和翁杭之的人和事,不过都是两人感情的炮灰而已。

    还是崔卓的方式最好,他刚才是半途来法庭的,听到文筝无罪时,他就悄悄溜了,因为知道翁杭之没有变心,知道文筝没事了,他觉得没必要再留下来。

    对文筝,他只有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祝福,不会去打扰她和翁杭之,远远地看着,只要她过得幸福,他就会安静地甘愿当她的蓝颜。

    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文筝不幸福了,崔卓一定会现身将她带走。

    文筝之所以能收获亲情爱情友情,前提是她自己的品质,她善良正直,她待人是以心换心,就连于妍琪,文筝以前都还想着要为她治疗手。

    假如文筝是个恶毒的人,她不会像现在这样收获良多的,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聪明的人就应该知道如何选择合适的人为伍,而这些人都是懂得选择的,都用着共同的品质才能走到一块儿成为一家人,成为朋友,成为夫妻。

    雨过天晴,拔云见日,这感觉真好,从阴天到了艳阳天。

    这外边的记者和群众们看到文筝他们出来,想围上去,但翁杭之早有准备,庭警挡在了前边,文筝他们上车,快闪。

    现在,文筝最想的就是赶紧回家抱孩子,翁杭之也是的,最近因为要去于妍琪那里“卧底”,他很少在家陪孩子,太想晴晴了。

    双喜临门,是该好好庆祝一下的,大家全都去了翁家别墅,热闹得很。

    最令人震惊的喜事还在后头,第二天,翁杭之就接到电话,说文筝的母亲找到了,已经从青海接过来。

    翁杭之没有白费努力,总算是不负文筝和岳父的期望。

    文筝和文力扬父女俩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去见了那个女人,他们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当年她舍得抛下丈夫和女儿。

    文筝的母亲五十岁,但看起来却是满头白发,很苍老,因为这些年她过得很艰辛……

    当年离开,是因为,这个女人在跟文力扬结婚之前其实就生过孩子,却是未婚先孕,男方不肯结婚,却把孩子带走。

    文筝的母亲伤心之余才远离家乡青海,到了这龙京市,后来遇到文力扬,两人结婚生下文筝,几年后,这女人因为得到消息,她远在青海的儿子,得了癌症。

    她不敢跟文力扬和文筝坦白这些事,她想着回去看看,等儿子的病好转了就回来。

    谁知道,她这一去就没脱身,儿子因得病,被父亲嫌弃,那个狠心的男人将儿子交给文筝的母亲,之后就不再过问死活。

    这个女人觉得对不起儿子,她也知道,儿子这个病需要花很多钱医治,她想着要不要跟老公摊牌呢?请求老公的原谅,然后将儿子带回龙京市,一家人在一起,也方便照顾。

    但不幸的是,这个女人就在那时候被检查出患了癌症,她立刻就改变主意,干脆不回龙京市,也不跟家里联系了,就此断绝来往,就让文力扬和文筝以为她抛弃了家庭。

    她实在是不敢想象,文力扬拖着两个患癌症的人,他的人生,文筝的人生,将会过得多么悲惨。

    她宁愿跟儿子一起死在青海,也好过回龙京去连累文力扬和文筝。

    她在苦苦挣扎,但终究敌不过病魔,几年后,儿子走了,剩下她还在跟癌症多着殊死搏斗。

    她靠着开网店赚了一点钱,大部分都花在儿子看病了,她自己也要看病治疗,日子过得相当艰苦,住的地方越来越差,变成最后家徒四壁……

    但是老天爷还是开眼的,就在不久前,文筝的母亲竟然发现自己的癌症奇迹般的好了。

    苟延残喘这么些年,她以为会痛苦地离世,没想到还会有奇迹出现,而那时,她却又有了另一个顾虑……文力扬有没有再婚呢?文筝还会接受这个母亲吗?

    她犹豫了,她害怕了,没敢回龙京市,直到翁杭之通过当地的熟人,几经周折才找到了她。

    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此话不虚,人活几十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剧本。能发生在戏里的故事,那都是有可能会落在某些人身上的。

    文力扬和文筝终于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一家团聚,他们没有怨恨这个苦难的女人,他们以最大的宽容接纳了她。

    都这个岁数了,文力扬觉得只要今生能再续前缘,就是天大的恩赐,其他的都不重要。

    文筝更是抱着母亲哭成了泪人,女人最能理解女人的苦,何况她现在也是有孩子的人了。

    所有阴霾的过去都消失,迎来的只会是曙光和希望。

    风雨过后见彩虹,这是人世间最美的画面。

    文筝是幸福了圆满了,杜佩箐呢?她跟杭靖枫这对欢喜冤家,在摩擦中产生电,时常打打闹闹的,但那就是两人相处得方式。

    杭靖枫为了在老爸面前挽回面子,也为了把杜佩箐追到手,他对她说,暂时充当一下女朋友,让他回家交差。

    杜佩箐很爽快的答应了,跟杭靖枫一起回家见老爷子。

    老爷子对杜佩箐那是100个满意,那之后就经常叫杜佩箐回家吃饭喝汤。渐渐的一来二去,杜佩箐和杭靖枫就越来越像是真正的情侣了。

    至于两人会不会发展到结婚,那其实只是时间的问题了……两个的各方面条件都很般配,都是有才有貌的,最主要是这俩性格互补,今天闹了一下,明天就没事了,要是遇到有外人,这俩立刻就站到同一阵线……

    所以呢,老爷子觉得,是时候为儿子准备准备一套结婚首饰了,兴许不久就派上用场。

    和睦的大家庭,四代同堂,家和万事兴。

    携手并进,风雨同舟,这才是幸福的密码。

    题外话:

    全完大结局,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千言万语汇成三个字——爱你们。因为我的几本书都是连续写的没有间断,人的精力到了极限,需要休整调养,这本书完结后会暂时休息,新文会在什么时候开,暂不确定。等有了好的构思,我会通知大家,谢谢你们,我的心与你们同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